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新刊先睹
夜游中国,魂为之夺(2020/06/30)
发布时间:
  

  期刊架位号[8667] 

  复工复产以后,中国人的都市夜生活正在逐渐恢复常态​‍‌‍​‍‌‍‌‍​‍​‍‌‍​‍‌‍​‍​‍‌‍​‍‌​‍​‍​‍‌‍​‍​‍​‍‌‍‌‍‌‍‌‍​‍‌‍​‍​​‍​‍​‍​‍​‍​‍​‍‌‍​‍‌‍​‍‌‍‌‍‌‍​。中国大地,正尝试安全、平稳地串起各种新流行​‍‌‍​‍‌‍‌‍​‍​‍‌‍​‍‌‍​‍​‍‌‍​‍‌​‍​‍​‍‌‍​‍​‍​‍‌‍‌‍‌‍‌‍​‍‌‍​‍​​‍​‍​‍​‍​‍​‍​‍‌‍​‍‌‍​‍‌‍‌‍‌‍​。 

  主笔|姜浩峰 

  深圳地铁5号线大学城站D出口,就是益田假日里——一座新落成不久的商业中心​‍‌‍​‍‌‍‌‍​‍​‍‌‍​‍‌‍​‍​‍‌‍​‍‌​‍​‍​‍‌‍​‍​‍​‍‌‍‌‍‌‍‌‍​‍‌‍​‍​​‍​‍​‍​‍​‍​‍​‍‌‍​‍‌‍​‍‌‍‌‍‌‍​。沿街有两家饮品店,一家是喜茶,还有一家是星巴克。两家有个共同特色——门口都有几排露天的桌椅。南国尚未完全入夏,傍晚以后,坐在这里点上一杯饮料,小风这么一吹,倒也惬意。另一方面,目前进入商场还必须戴口罩,而坐在这露天咖吧或者茶座,只需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就不一定非得戴着口罩。 

  23岁的摄像师刘山只爱去喜茶。“这里靠近大学城,可以看到许多风格不同的靓丽的小姐姐——我发现她们大多爱去喜茶。”戴着耳机听音乐,看着来来去去的妹子,刘山能打发一晚上。 

  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后的中国,在不少城市,都出现了类似的场面——5月24日,河北正定,南关古镇、旺泉古街的商店开始延长营业时间、设立露天经营区;5月29日,武汉,汉口中心城区全长660米的老街保成路,夜市开始热闹起来;就在同一天,青岛,李村步行街的夜市,似乎在“预言”一个魅力四射的海滨城市的夏夜将如期而至;凤凰古城,更是早在3月就重启了…… 

  复工复产以后,中国人的都市夜生活正在逐渐恢复常态。中国大地,正尝试安全、平稳地串起各种新流行。 

  社交距离下该如何社交 

  “比起喜茶来,星巴克里很少有小姐姐,多是‘80后’甚至‘70后’人士。星巴克好像在下午人比较多,光顾的人爱坐在那里聊天。”刘山告诉《新民周刊》记者,“而喜茶就不同了。来消费的妹子多。并且,她们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打包带走的。”如此一来,刘山眼中的喜茶,顾客是熙来攘往的。 

  坐在喜茶看妹子,美术生出身、能一笔勾勒生动人物造型的刘山并没有社交目的,而只为静静地欣赏着都市的潮流变化。譬如小姐姐们的神采各异、衣饰不同。这种品味,甚至能让他道出一篇他的“丽人行”。杜甫笔下,“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刘山眼中,在深圳的小姐姐们包包品牌、裙摆设计等等的不同,则非常值得研究一番。 

  “大家好,我是黎叔。欢迎大家到凤凰古城玩。我今天介绍的一个凤凰古城的景点,我保证女孩子一定喜欢。”这是凤凰民宿业较早做直播的黎叔,今年5月1日之前录的一段视频,在抖音上获得了600多爱心点赞。而实际上,比点赞数量更提气的是——这段抖音确实给他经营的民宿带来了生意。有一家三口冲着他这段抖音来打听。当得知凤凰古城没有疫情的时候,他们就开车赶来了。 

  最初,黎叔的妻子在凤凰经营民宿。后来,由于有了孩子,黎叔也索性回到凤凰,“80后”的他亲自打理起自家民宿。新冠疫情之下,黎叔很犯愁。每天一睁眼,他想到的就是:1500元没了——房子是租来的,转让费是40万元。12间房间的装修花了上百万。人工费用一年得15万。后续租金每年15万。如果疫情得不到控制——尽管凤凰古城没有疫情,可各地游客如果来不了的话,这日子将会非常艰难。好在控制住疫情以后,今年3月开始,零星有了客源。 

  疫情期间,黎叔的抖音没有停更。他给大家讲古镇的各种故事,带大家网上神游古镇。黎叔如此,一众凤凰民宿经营者也莫不如此。 

  从抖音上看到视频而来凤凰度周末的一家三口,和黎叔在微信上取得联系。然后,当他们到达古镇后,黎叔出门去接他们。依恋他的女儿非得跟着去。见到客人,先扫健康码,再一手帮着客人提行李,另一手抱着女儿,这就回了民宿。做完晚饭,黎叔一家三口陪着客人一家三口在庭院吃饭。这时候,黎叔的手机又响了——是另一拨客人。有了客源,即使不似去年那般客流满满,但总体上说,黎叔算一算账——可以打平,不用亏损了。 

  黎叔去镇口接客人时,正是华灯初上。镇里的“翠翠”们都出了门,她们在去镇上露天演出的场所的路上​‍‌‍​‍‌‍‌‍​‍​‍‌‍​‍‌‍​‍​‍‌‍​‍‌​‍​‍​‍‌‍​‍​‍​‍‌‍‌‍‌‍‌‍​‍‌‍​‍​​‍​‍​‍​‍​‍​‍​‍‌‍​‍‌‍​‍‌‍‌‍‌‍​。翠翠,是沈从文小说《边城》里的人物。而如今,在沈从文的故乡,人们将女导游统一称为“翠翠”。原本的边城演出是收费旅游项目,疫情之后,这一节目成了凤凰古城里暂时的免费夜生活项目。“翠翠”们看演出,实则是交流导游技能,之后身着苗族盛装,在抖音里展示一番。时光进入6月,凤凰古城独特的音乐酒吧“清吧”逐渐恢复了往昔的调调。“这杯酒,这曲歌,终于等到了。”有前来游玩的本地市民如此慨叹。比起3月份恢复营业时账目勉强打平来,6月份,店主们终于迎来了扭亏为盈的时节。 

  “总体上看,疫情虽然控制住了,但我们还是要做好防护。比如告诉客人,到了凤凰,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不戴口罩,什么情况下必须戴口罩。”黎叔表示,“而通过抖音找到客源,进镇前看健康码,也让古镇内的人们能够放心社交。”尽管如此,黎叔也不忘提醒游客,游览古镇期间,还是要注意社交距离。 

  各种消费都会激活 

  刘山常去的益田假日里,一拐角就是平山村。这是深圳市区有名的一个城中村。前些年以脏乱差闻名。而今年早些时候,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一些地方的流行,平山村开始了非常严格的管理。至今,村里民房上还贴着疫情严峻时贴的告示——“不串门、不聚集、不聚餐”,可平山村内的餐馆早已经恢复营业。小龙虾、鸡公煲、黄焖鸡米饭……每一家都能营业到凌晨。 

  如今的平山村,和疫情前相比,唯有两个区别——一个是,进入这一城中村时,仍有保安人员在路口守候——测体温。另一个,则是深圳和香港两地还未恢复疫情前的通关模式。深圳河南边,有些朋友暂时过不来。他们甚至在微博上念叨,想吃这边的各种小吃,那份榜单上,除了海底捞,甚至还有平山村的沙县小吃。 

  比起城中村来,汉口保成路夜市是个更单纯的夜市,然而,疫情过后的武汉,在防疫方面并没有松懈。每天傍晚6点,保安陈师傅就戴着红袖章上岗了——巡查市场,维持秩序,督促摊主做好防疫工作。“这么大的夜市,因为疫情的关系,说停就停了,关了好几个月,现在能重开,太不容易啦。”陈师傅道,“把夜市的秩序维持好,大家来逛夜市也舒服一些。”保成路夜市重开后,除了每一个摊档都得悬挂摊位证以外,还必须悬挂摊主的核酸检测结果。有的摊主由于疏忽,忘了悬挂,老陈还得上前督促。“其实获准出摊的,每个摊主都有核酸检测证明。”老陈解释道,“但有时候他们一忙,就忙忘了。我就要做出提醒。这是对大家的健康负责,也是对夜市负责。” 

  保成路夜市横穿几条街。每个街口处,都有市场管理方摆放的提示牌,不仅提示来逛夜市的市民必须保持社交距离,更提供二维码供市民扫码登记。由于武汉刚公布了集中核酸测试结果,使得目前来逛街的市民感觉挺放心的。从春节前封城,到疫情过后,武汉广大市民在家憋了小半年。如今的保成路夜市,各种消费都被激活。“我们想换一张手机贴膜。保成路夜市的价格和淘宝买来的价格差不多。但在夜市,这边‘贴膜小王子’直接帮你把膜贴好了,这就省事多了。”来逛保成路夜市的武汉市民陈凡和他女友表示,“并且,这夜市上能感受到老汉口的气息。”还有一些淘宝无法替代的消费项目,在保成路夜市上成为热门。譬如做美甲。对于武汉女伢儿们来说,疫情后,重新装点自己,才能让生活继续且变得更美些。只是在保成路做美甲后,许多女伢儿多了一个程序——用酒精喷雾仔细消毒完再离开美甲摊。 

  保成路夜市有个特色项目——转包包。19元钱,在摊主的大转盘前试一试身手,就能得到一个包。“您少吃一个冰淇淋,就可以有个新包用。”这是转包包摊主陈小姐的“广告语”。“市场关闭的几个月,日子真难熬​‍‌‍​‍‌‍‌‍​‍​‍‌‍​‍‌‍​‍​‍‌‍​‍‌​‍​‍​‍‌‍​‍​‍​‍‌‍‌‍‌‍‌‍​‍‌‍​‍​​‍​‍​‍​‍​‍​‍​‍‌‍​‍‌‍​‍‌‍‌‍‌‍​。一场疫情,让原本红红火火的生意瞬间跌到冰点。现在夜市重开,恢复了几成。相信未来,下半年如果疫情继续得到控制的话,会慢慢好起来。” 

  疫情后,新加入夜市练摊族的,还有“00后”大学生。张超和同学在保成路夜市练摊,摊位是张超的大伯此前租下的。说是体验生活,可原本准备出手的那些毛绒公仔,生意似乎较为平淡。张超和同学吆喝了一阵后,也只能自顾自玩起了手机,哪怕有顾客在摊位前看货,两人也只是用眼神扫视一番,等待识货的有缘人“上钩”。在深圳平山村口,每晚停着两辆小汽车,车上摆满了毛绒熊猫,也是乏人问津。摊主倒也不着急——他的主顾并不是平山村里的打工族,而是在益田假日里消费后往回赶的小白领、大学生。他们有的住在学生公寓,有的住在附近的商品房小区,也有人住平山村,而平山村口则是必经之地。 

  在张超的大伯看来,练摊有练摊的学问。他自己在保成路摸爬滚打了不少年。最初,一张钢丝床上架几根竹竿,挂个灯泡就开始吆喝了。市场管理方收的管理费也很低。尽管如此,一开始生意也很难做。逐渐有了经验,才慢慢打开局面。如今,网络购物流行之后,逛夜市,很大程度上成为一种老百姓的社交需要。如何在夜市推出网上难以体验的项目,成为小商贩需要动脑筋思考的地方。“光自顾玩手机,不往深了想想可不成!”张超的大伯对侄子这么说。 

  提前准备者已尝到甜头 

  今年3月初,还是在疫情管控比较紧张的时期,河北正定南关古镇就吹响了电力设施建设的集结号。所谓保电“组合拳”——开辟办电绿色通道,实施零上门、零审批、零投资“三零”服务,将电费减免政策红利及时、足额传导到终端电力用户。与此同时,趁着疫情期间没什么游客,电力部门在南关古镇南侧敷设全新的电缆管道。 

  如今,南关古镇夜市恢复营业。夜市摊主刘晓英称,县里帮着协调场地,开业以来生意非常好,6月初达到日均销售100多单。作为这里的资深经营者,她所见是疫情后更多的人可以在南关古镇夜市经营。如果不是疫情期间增加电力设施的施工,则重开的夜市是无法接纳这么多经营者的。 

  在凤凰古城,黎叔所见,则是今年凤凰县委县政府抢抓疫情防控“闭园期”,变景区升级增效“黄金期”。进入凤凰古镇施工的首创股份凤凰项目团队克服困难,35天完成主要街面整修工作,45天修缮完成4公里管道清淤。如今,夜色下的凤凰古镇,显得比疫情前更为灵秀——架空的电线埋入地下,纠缠交错的通信、电力等各类管线有序分离。在古镇经营的黎叔很满意,感觉此番修旧如旧,使得古镇的韵味又增加不少。 

  在成都,天府二街蜀都中心的物业为了帮助经营者布局夜经济,提前统一定制了放花的箱子。为经营者夜间外摆经营提供了固定的区域。经营者签署“商业外摆区域使用承诺书”,上面印有店家的签名、手印,还列了10条承诺内容。包括外摆区域、外摆时间、“门前三包”等。如此,给钢筋水泥森林的都市,添置了一抹活力亮色。对于去深圳出差的摄像师刘山来说,他又发现益田假日里以北的商品房小区——桑泰丹华府附近,有露天篮球场。随着夏日的到来,人们更喜欢晚间打球。“每个篮筐每小时130元,灯光球场,可以打到晚上10点。平均下来,每个人掏20元钱,就能出身汗,运动一番。太棒了!”(文中刘山、张超为化名) 

  
  

  

  (摘自《新民周刊》 2020/22)

  期刊架位号[8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