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新刊先睹
朋友圈新晋“微商”的“疫”外人生(2020/06/24)
发布时间:
  

  期刊架位号[7117] 

文:逃爷 

  提起“微商”,人们往往颇有微词​‍‌‍​‍‌‍‌‍​‍​‍‌‍​‍‌‍​‍​‍‌‍​‍‌​‍​‍​‍‌‍​‍​‍​‍‌‍‌‍‌‍‌‍​‍‌‍​‍​​‍​‍​‍​‍​‍​‍​‍‌‍​‍‌‍​‍‌‍‌‍‌‍​。然而 2020 年初疫情发生之后,人们忽然发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凭空多了一些“微商”​‍‌‍​‍‌‍‌‍​‍​‍‌‍​‍‌‍​‍​‍‌‍​‍‌​‍​‍​‍‌‍​‍​‍​‍‌‍‌‍‌‍‌‍​‍‌‍​‍​​‍​‍​‍​‍​‍​‍​‍‌‍​‍‌‍​‍‌‍‌‍‌‍​。除了蹭热度卖口罩和洗手液外,卖什么的都有:纸尿裤、化妆品、鲜花、蔬菜、海鲜、饺子……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朋友圈不卖的​‍‌‍​‍‌‍‌‍​‍​‍‌‍​‍‌‍​‍​‍‌‍​‍‌​‍​‍​‍‌‍​‍​‍​‍‌‍‌‍‌‍‌‍​‍‌‍​‍​​‍​‍​‍​‍​‍​‍​‍‌‍​‍‌‍​‍‌‍‌‍‌‍​。还有一些人开启了抖音直播“带货”之旅。而这些变成“微商”的人,有的是私企老板,有的是企业员工,之前都有着光鲜的生活。一场疫情,让他们原有的谋生方式变得难以为继,只得尝试新的道路。而这些“微商”的表象之下,有着你不知道的酸甜苦辣…… 

  包饺子的礼服厂老板 

  佘丹晖最近最大的快乐,就是朋友圈里有人夸她的饺子好吃。而 3 个月前,她最大的快乐,是来自于一笔笔上百万元的订单。 

  十几年前,她带着一批员工一起创业,在广东省潮州市开创了“鸿辉礼服”,以生产出口礼服为主,如今工厂员工 150 人,生意遍及英、法、美等国,每年营业额超过2000 万元。而她本人,还曾任中国工会十七大代表,曾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一切顺风顺水,直到疫情在欧美暴发。 

  “我们厂做的都是出口礼服,现在欧美疫情一来,人们也不开派对了,商店也关门了。从 3 月中旬开始,我手头的订单一下子全都暂停了。买家说,接着做也可以,但是要接受新的付款条件。以前我们是出货就付尾款,现在他们要求货到 90 天后才结账,我们哪里担得了这么大的风险?所以基本上所有订单就都停下了。” 

  订单一停,意味着立马没有收入。佘丹晖说,她从业这么多年,从来没遇上这么大的风浪,但厂里还有 150 个员工要养活,她不能撇下他们不管。 

  “一开始有人拉我合作开口罩厂,我那时候有点犹豫,口罩这种东西属于医疗用品,我做得了吗?现在一看,口罩厂已经遍地开花了,所以我得想想别的出路。后来,我想到‘民以食为天’嘛,大家对奢侈品之类的开支减少了,但饭还是要吃的,所以我就想,不如包饺子卖吧!” 

  除了样品开发部门的工作还在继续,佘丹晖把工厂其余员工都召集回来,愿意一起做饺子的,工资照发,不愿意参加的,按政府的规定发放基本工资。 

  员工们非常感动,也对包饺子产生了极大的热情。他们每天一起在严格消毒的车间里研究配料,不断尝试,记录数据,很快就研究出了他们认为最合适的馅料配比。饺子的口味得到了许多人的好评,一个深圳餐饮界的朋友也开始跟佘丹晖下订单,最多的一天能销售七八百个。 

  一个富裕的企业老板忽然在朋友圈卖起了饺子,很多朋友都不理解:“对你来说,休息几个月经济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呀,干吗这么折腾?” 

  佘丹晖不这么认为,从个人角度,她也想休息,也想用这段时间来学习、读书,但她觉得自己的肩上还担负着 150 个员工,那就是 150 个家庭。 

  “很多老员工都是从创业初期就跟我一起打拼的,其他员工以前也是为了拼产量, ‘抛家弃子’,天天加班加点,他们都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如果现在把他们裁掉,这种经济大环境下,他们连工作都难找。困难时期,我不能撇下他们不管,我必须和他们同甘共苦。” 

  对于这些饺子,佘丹晖倾尽了心血。她亲手为每份饺子写了卡片:“因为您的支持,我们逆流成顺流,因为您的支持,我们困难中成长。祝愿您和您的家人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开直播的春晚化妆师 

  杨洋在抖音直播间从来没说过他当央视春晚化妆师的事情。 

  他曾经是黄梅戏演员,后来改行做戏曲化妆,在一家省级院团工作,参加过多次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戏曲晚会的化妆工作。他自己也开了一个戏曲摄影工作室,为喜欢戏曲装扮的人们拍艺术照。此外,他还经常被一些民间剧团、票友聘请去做化妆师,所以收入颇丰。 

  疫情的出现打乱了一切。 

  先是全国所有剧团接到通知停止演出,之后,杨洋的戏曲摄影工作室也因为人们的居家不出而停摆了。除了每个月微薄的基本工资,杨洋彻底没有了其他收入。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全职在家带娃的老婆和刚上幼儿园的孩子,一家人的经济面临危机。 

  情急之下,杨洋想到了抖音直播。 

  “我以前其实也知道直播,觉得抖音特别适合把戏曲这种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好东西用通俗易懂的方式传播出去,但是因为忙,从来也没打算去尝试。疫情一来,我见戏曲界一些艺术家也开始了做抖音直播,就想,我是不是也可以试试呢?一方面传播文化,一方面也看看能不能解决一下收入问题。” 

  为了学习抖音直播技巧,杨洋认真地去看了不少抖音主播的直播视频。“我不是看他们怎么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怎么火爆怎么八面玲珑,而是看他们怎么去维系观众:怎么去与一直在直播间的观众互动,怎么欢迎新来的观众,在没观众的时候怎么解决冷场。” 

  学得心里有数了,杨洋开始在抖音上直播戏曲化妆。第一次直播,观众就有七八十人。观众最少的一次,直播间里只有五六个人,杨洋心里万分尴尬。但他扛过来了,最多的时候,直播间的人数达到四五千。十几场直播下来,“戏曲化妆师杨洋”的抖音账号如今已经积累了 1.4 万个“粉丝”。 

  “我觉得传播戏曲文化的目的达到了。很多观众是随便逛逛进来的,有些以前对戏曲一无所知,甚至有误会。有观众跟我说:哇,原来贴片子是这样的,眼睛应该是这样化妆的,难怪我以前看的某某电视剧里人物的戏曲扮相那么丑,原来根本就是化得不对嘛!” 

  与此同时,杨洋开始在直播的时候顺带卖一些戏曲周边,如化妆品、服装、头花等,并开放自己摄影工作室的拍摄预约。 

  “现在各种周边都销售不错,也已经预约了 30 多场拍摄​‍‌‍​‍‌‍‌‍​‍​‍‌‍​‍‌‍​‍​‍‌‍​‍‌​‍​‍​‍‌‍​‍​‍​‍‌‍‌‍‌‍‌‍​‍‌‍​‍​​‍​‍​‍​‍​‍​‍​‍‌‍​‍‌‍​‍‌‍‌‍‌‍​。抖音让我在短时间内增加了 10 倍以上的曝光度。疫情过后,这些通过直播留下来的观众哪怕只有三成转化为我的顾客,都会给我带来不小的收益。我以后还会考虑新的直播形式,也许是收费直播平台的小班授课,一步一步地去教那些真正想学戏曲化妆的观众。谁知道呢,未来的的路还长着呢,可能性还很多。” 

  卖盒饭的五星级酒店经理 

  阿欢不想公布自己的名字,因为她觉得变成“微商”还是有点丢脸。 

  她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品牌经理,手下有十几号人,平时合作的都是高端品牌,出入各种发布会,光鲜亮丽。谁也没想到,她在朋友圈开始卖起了盒饭。 

  “春节疫情一开始,我们酒店就没客人了。一开始还在春节假期里,大家都不觉得什么,等到开工了还没事做,慢慢就开始慌了。后来公司领导层就说,酒店大家可以不住,但是饭总还是要吃的吧!我们菜品的好评度一直很高,为什么不对外卖呢?于是厨房启动起来,做盒饭,让每个员工都在朋友圈卖盒饭。” 

  阿欢觉得这简直太丢分了,堂堂一个品牌经理,居然在朋友圈卖盒饭?也太拉低自己的调性了吧! 

  她的应对方式就是把朋友圈设置分组,卖盒饭的内容仅限公司同事可见。朋友圈里的调性是保住了,但是到了 3 月底公司内部一统计,只有阿欢的业绩是硕大一个“0”,十分刺眼。有平时交情不大好的同事这时候过来了:“哇,阿欢经理,你平时在朋友圈不是很受欢迎吗?到了需要支持的时候,怎么一个都不管用呢?” 

  阿欢在“朋友圈调性拉低”的丢脸与“公司内业绩垫底”的丢脸中纠结摇摆了一番,终于决定放弃了分组,正式在朋友圈为公司卖盒饭。 

  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在朋友圈受到嘲笑。有朋友回复:“以前一直喜欢你们酒店的菜品,但是一个人去吃太奇怪了,现在居然有外卖了,太方便啦,给我来一份吧!”有朋友回复:“XX 酒店,撑下去,我支持你们!我来一份!” 

  阿欢内心百感交集。她甚至开始想,到底哪一样才是真实?是原来朋友圈的高大上,还是现在的卖盒饭? 

  但无论如何,她的业绩是保住了。 

  “我觉得,受疫情影响,很多人连工作都没有了,我还是要感恩能有手里这份工作。它可能变得和原来不太一样了,但是,谁又能永远一成不变呢?没准这是酒店业发展出来的新销售形态呢!但是我确实需要一点时间去从内心接受和适应它,就像去接受一种新的生活。”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我国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 6.8%。在如此的经济大环境下,作为个人,主动出击总好过坐以待毙。“微商”,仅仅是一种商业模式,而任何合法的模式本身都没有对错之分或高下之别,关键在于人们如何使用它。 

  在这个一切都变得慢下来、人们都无法自由出门的季节里,那些认真生活的人们赋予“微商”新的意义,“微商”或许也会给他们带来新的生活。而这种新的生活,也是许多家庭新的希望。 

  责任编辑:马伟强 125843608@qq.com 

  
  

  (摘自《家庭》 2020/06)

  期刊架位号[7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