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新刊先睹
P2P踩雷投资人缩影:“记吃不记打”,维权累到认命(2018/10/08)
发布时间:
  期刊架位号[4616]
    近几个月,P2P平台爆雷不断,而这次持续数月的爆雷潮中,有新的身影,也有二次踩雷的,甚至也有“e租宝时期”就踩过雷的。

  “所有外表的光鲜都不可靠。”39岁的李雨回想自己P2P投资经历时如此感慨。

  许多投资人迷信背景、迷信规模、迷信交易量,把平台分成上市系、国资系、风投系等加以比较,得出上市系平台大、国资系信誉好、风投系资金足之类的结论,或者一味追求大平台、大交易量。

  然而,风险是最好的试金石,在7月份的爆雷潮中,倒下的平台基本上都是上市公司背景,国资系和风投系也为数众多,甚至深受投资人信赖的行业头部大平台,在风险袭来时也轰然坍塌。

  其实,投P2P最重要的还是看风控。投资的本质就是一场与风险的博弈,谁能控制好风险,谁就能取得胜利。平台背景深厚、规模大不是缺点,但只有风控水平与之相匹配的时候,才能说是优点。

  比起看不透这点的投资人,明明懂得却还报侥幸心理的投资人更可悲,“记吃不记打”的数次踩雷都不值得被同情。而这些人终将走上漫长而艰辛的维权之路,这其中的坎坷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打碎的牙带着血咽进了肚子。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冷超(化名)是笔者见过很能聊的一位投资人。他在四川有一家自己的火锅店,店面不大,但是生意红火,五六年的店面经营下来,有了一笔积蓄,2015年跟着朋友进了网贷行业。

  在当时,网贷行业还未被严监管,很多平台的“羊毛”非常可观,短时间尝到甜头的冷超便一发而不可收,转移户头上的大半资金,一头扎进了网贷平台。

  但是好景不长,因为盲目投资,从不对投资平台的背景做调查,冷超踩雷了——一家上线不到半年的平台突然失联。他和几位投资人按照该网站给出的办公地址找了过去,才发现自己投资了5万本金的平台宛如小作坊,门上挂着临时做的牌子“XX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大门紧闭,从门缝隐约望见屋内乱糟糟的,桌椅杂乱摆着,地上满是文件纸,像是不久前遭过贼。门口看门大爷说,这间屋子房东欠了钱,搬走好几天了,之前像是个搞金融的骗子公司。

  冷超和同伴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最后决定报警。但是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借款合同、资金流水不全面,不能作为证据)等多方面原因,警方没有立案。

  这次他痛定思痛,立刻撤出其他平台的在投资金。做了很多功课,在2016年又回到了网贷行业,这次他选择了有银行存管的国诚金融。

  然而当年的9月份,受国阳财富1. 9亿元兑付危机影响,国诚金融陷入挤兑风波。有了前车之鉴的冷超,立刻撤回在投资金,但为时已晚,在国诚金融此次大面积逾期事件中,冷超成了“牺牲者”。平台之后以本金打折的方式,将投资人账户清盘(3折、5折、8折不等),令他十分抗拒,而在之后长达半年和投资人抱团维权过程中,他终于精疲力尽,再次选择放弃。

  这之后,冷超投资的拉拉财富、雅堂金融、善林金融、巨如意、沃时贷均没有善终。他跟其他投资人一样,在平台所在办公楼试图堵人,搭帐篷吃泡面守着公司大门,以为抓住了平台负责人,就能拿回自己的资金。他也报过案,求助过警方和经侦,但是结果无非是两个:不了了之或是平台实控人被抓,立案、开庭审理到宣判。漫漫长路,他早已疲累。

  他跟记者讲述自己的这些经历时,已经很平静。记者询问他,沃时贷已经在5月底兑付了一期回款,有没有收到?他表示,没去看了,投资出去的钱能回来就是幸运,不能回来就当倒霉了。当记者提示他,沃时贷的其他投资人说,需要登录自己的投资账户,签订相关协议,才能拿到回款,他也表现出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但是却补充说,经历了这些“劫难”,头发白了很多,但是日子还得过,火锅店的生意得照应着。

  在过了几天之后,冷超找到记者,说自己抽空去签了沃时贷的还款协议,已经收到了1/36的兑付款,但他仍然很消极,没有去维权,仿佛投资的不是自己的资金。

  冷超只是很多踩过雷的投资人的缩影。从对平台抱有希望到失望报警,再到最后疲累而放弃,这就像一场漫长的心理战,最终败下阵来的多数是投资人——“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种心理在当下复杂的市场,很容易被相关平台利用,“跟风”清盘或成为不好的发展趋势。

  有投资的地方就有亏损

  “是我的钱当然要讨回,不论过程艰辛,时间太长。”有投资人始终不放弃。

  凡事都有对立面,王司杰(化名)就站在冷超的对立面。王司杰跟笔者坦诚自己是个“有故事”的人,在高耸的写字楼里做了几年白领,觉得特没劲,辞职“下海”,做过餐饮生意,做过网红小吃,什么来钱学什么(合法的)。

  他2015年9月才接触到网贷投资,因为在股市沉浮过几年,有一定的风险识别意识,相比冷超,他要理智一些。在拟要投资的平台中,股东背景、平台资历、历史信息、发展轨迹是否符合当前政策等,他都会仔细翻查资料,但是再缜密的思维也有一时疏,偶尔也会抵不住诱惑,跟风投资,觉得“韭菜”不会是自己。

  王司杰重仓的12家平台中,暗埋过几个雷,他踩到了,包括早前爆雷的e租宝,到之后的快鹿、好好理财。78万的本金眼看是打水漂了,但是他并不这么认为——是自己的钱,凭什么就不能拿回来?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他觉得要“死磕”到底。

  在e租宝案爆发那会儿,他很快按捺住自己的愤怒和震惊,多方求证消息的真实性,在确定e租宝真的被“端了”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维权组织,并搜集齐了证据,向当地警方报案。

  从2 016年12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到2017年9月法院公开宣判,再到2017年11月二审公开宣判,这近一年的等待长得像一个世纪,但恶徒被绳之以法,资金在逐步清退,这样的结局之于王司杰再好不过。他表示,自己还在等待e租宝的清退款,虽然全款拿回几乎无望,但是自己拿起法律武器捍卫到自己的权益,结果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而谈起踩雷的好好理财,王司杰表示,很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早前查过好好理财的国资背景,觉察出哪里不对,本想等5月下旬投资项目到期,就远离这家平台,没想到对方动作如此“快”。

  他说起,在好好理财的第一个兑付方案出来时,自己“耿直”了一把,与平台周旋了几个回合。他公然在好好理财的客户群里提出要平台负责人出面和投资人签订协议,保证按时还款,结果被群主踢出了群;去平台办公楼找过人,虽然被敷衍了,但也全程被他录音了。

  他说到,自己目前加了5个维权群,积极号召其他投资人保存好手上的证据,此种情况下,很难说不会闹到“鱼死网破”的地步。但是他强调,现在不会去报警,平台在6月13日出了新的清盘计划,这次担保方也出面了,而且兑付期限也从之前的三年缩到两年,似乎还能看到黎明的曙光,再等等,还或许不是一盘死局。他似乎胸有成竹。

  冷超和王司杰是笔者在调查沃时贷和好好理财兑付进展时认识的两位投资人,他们像是众多投资人的缩影,但也不尽是。冷超说自己已经不再投网贷了,转战币圈,等备案后再回来看看。而在交谈中,笔者发现他甚至不清楚网贷行业已经有几家平台在美股挂牌上市了,虽然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几年,但似乎还是停留在表面。

  王司杰却说,网贷还是很有“搞头”的,只要国家不“一剑封喉”,未来不见得会糟糕,即便踩雷过,对无良平台很是不解,但这也不失是一个经历。不论股市或是其他,有投资的地方就有亏损,小投怡情,不要指望发家致富,能跑得过货币通胀,就是大赢家了。

  期刊架位号[4616]
  (摘自《投资与理财》 2018/09 文 谭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