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新刊先睹
人口危机下的日本低欲望社会(2018/07/10)
发布时间:
  期刊架位号[8513]

  日本并没有计划生育,却是一个全球经典的人口老龄化和负增长的国家。日本的经历似乎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日本厚生劳动省2017年12月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数据估算值显示,2017年日本新出生人口数仅为94.1万人,创下1899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值。而死亡人数估算值为134.4万人,比上年增加3.6万人。这意味着日本人口将自然减少40.3万人。

  人口负增长会带来什么情况?我们拿日本的熊本县做一个例子,这是日本的一个小县城,没什么工业,不像东京还有人口的持续流入。熊本县大约有41.8万居民,其中30%是65岁以上人口,这个比例比日本平均的27%要高一些。人口下降已经出现了很多年,2005年人口是42.1万人,预计到2025年会下降到39万人。由于老龄化严重,当地政府的税收收入是不断下降的,这就需要缩减开支,而且城市收缩,越来越中心化。

  事实上日本大部分区域都是如此,每年大约有400家学校被关闭,有些被转换成养老院。2016年死亡人口比出生人口多了30万人。由于不接受外来移民,到2065年日本人口会比今天减少1/3,降至8800万。由于老年人很少出行,大部分都是一个人独自生活,熊本县的公交车乘客数量从1995年的每天4万人下降到了2012年的每天1.7万人。

  由于人口老龄化,社会的固化,日本出现了明显的低欲望社会特征。虽然没有任何的计划生育,但是年轻人根本不想生孩子,甚至不想结婚谈恋爱。在日本我们能看到大量年长者工作,他们的孩子却待在家里,做宅男宅女。新一代的年轻人,发现机会越来越少,即使再努力也没有出头之日。日本有大量的打零工者,工资是按小时结算的。许多便利店的员工就是这批人。他们根本没有欲望奋斗,也没有欲望谈恋爱。

  导致日本低生育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上一代是不会给下一代带孩子的。社会生活成本本来就不低,如果女性生育就意味着放弃工作,在家全职带孩子,这也降低了女性生孩子的欲望。

  在日本没有多少人炒房,没有多少人炒股,也没有多少人想着要创业,没有来自金钱和物质的欲望。过去几年笔者到日本调研过很多次,与上市公司高管,到大学教授,再到下面的普通老百姓都有过一些深入交流。在日本,大家就是过好自己每一天的生活,然后“不给别人添麻烦”。

  大都市虽然生活成本高,但是机会比小县城多,医疗和教育资源也更丰富,成本也更低。日本年轻人还是想在东京生活,找一个东京的大企业工作。日本的二三线城市目前已经没有特别好的就业机会。这也会导致大城市的人口是充足的,生活成本长期保持在高位。这也是为什么京都的东西比东京便宜很多。

  人口负增长是经济高速发展的必然趋势。现在不是中国人口负增长,是所有发达国家都是人口负增长,日本是代表,欧洲也是,美国其实也开始了,但美国是移民国家,人口结构好一些。这一点需要思考清楚。

  (摘自《华尔街见闻》)

  期刊架位号[8513] 

  (摘自《领导文萃》 2018/06 文 朱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