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新刊先睹
相忘于江湖(2018/04/16)
发布时间:
  期刊架位号[3312]

    问世间情为何物

  我叫阿绫,是一条人鱼,生活在伏魔山上的寂灭潭里,从记事至今已有三百年。三百年来苦练不辍依然不能够有美丽的外表和窈窕的身形,潭里最小的蛤蟆金豆总是嘲笑我。

  那是个三月的清晨,金豆对镜梳妆,然后一步三扭地爬上岸去找伏魔山的大众情人白鹤。

  何胖是只成了精的大水蚌,相比起金豆的美貌,她圆滚滚的身材并不讨喜,对于一直恋慕的白鹤被金豆横刀夺爱,何胖始终都有一股怨气,当下对站在旁边的我冷笑:“蠢货!还以为云飞扬有多爱她,不就是去柳树林见个面吗?至于吗?哼!”

  我听了一千零一次白鹤王子云飞扬的名字,远远地观瞻过那位洁白清秀的男子倾倒过一整座伏魔山女妖的倜傥风姿,对于这样错综复杂的三角恋,深表头大和无能为力。何胖看着呆头呆脑的我,不屑地对我翻了个白眼:“跟你说又有什么用呢,我想你也不会明白,这世间情为何物。”

  三月突然而至的暴雨裹挟着漫天的桃花,在风起云涌中,从空中“噗通”砸下来一物,我定睛看时,是一条三尺来长的泥鳅。受到了惊吓的何胖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张开大口就要将那倒霉的泥鳅啖入腹中。

  “那个,”我一边将晕死的泥鳅拖到我身后,一边对何胖说,“胖,为你的身材着想,你也不应该再吃肉。”何胖怒发冲冠,一张圆脸涨得通红。看着身后的泥鳅,我想今天无论如何躲不过一顿胖揍。在那蚌壳距离我一毫米时,我闭眼大喊出“云飞扬”的名字。

  偃旗息鼓的何胖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闭上蚌壳沉到了潭底。在我三百年始终懵懂的鱼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对爱情的领悟——问世间情为何物?何胖可以减肥不吃肉。

  那是我初次遇见无涯,不知来路不知去途的泥鳅少年。在我犹豫着将体内的灵力输过去一大半之后,瘫软在岩石上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在他渐渐变成0形的嘴巴中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我尖叫一声捂住双眼。后来何胖总是嘲笑我没有定力。“如此美人,秀色可餐,你却放过了一饱眼福的大好机会。”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这藏身在水草里的泥鳅少年终于等来了我去山下小镇买到的衣物,当他拂开那些岸芷汀兰,冉冉举步而出时,如水清辉映照着他清隽如画的脸,我的心上突然浮现这样的诗句:“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清隽少年走到我的面前,与我臆想里他要说的感激我的救命之恩截然不同,他看着我,理直气壮地开口:“我饿了。”

  “你饿了?”我温柔微笑,“饿了可以变回泥鳅去潭里吃水草……”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果断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去镇上吃肉!”

  唉,我早该知道我答应他来镇上吃喝是犯下了一个错误。这风度雍容的少年径直上了小镇上最热闹的醉仙楼,他如玉手指翻着小二呈上来的菜单,桃花眼漫不经心扫视过一排我闻所未闻的菜式,然后微笑颔首。

  许是我怒视他的目光太过杀气腾腾,正俯首啃一只鸡腿的人似有所觉,抬起头来,望着我:“你要吃吗?那这个给你——”我心中一团怒火正无处发泄,张口欲要拒绝,那鸡腿已端正飞来,塞在我嘴巴里。

  在消灭完一整桌的美味佳肴后,少年余兴未了地要小二上最好的茶。我伸出油腻大手,一把拧在他的胳膊上,咬牙切齿,以防被人笑话又特地压低声音:“不许再点东西!回去!” 他秋水般的双眼无辜地望过来,我用力一拧.“回去!”

  阿绫恶婆娘

  离了凡人的小镇,我一路疾走并不想理他。三百年积蓄一朝化为乌有让我悲愤,更让人怒上心来的是老板势利的目光。在醉仙楼吃饭掏钱的明明是我,被人大爷样款待的却是这泥鳅精,只因他生得美,我长得丑,我便成了这泥鳅精的丫环仆人。

  他在后面拽住了我的衣袖。“又怎么了?你不是泥鳅么,自己不会游水?”我愤然拽回自己的袖子,发誓不要再理他。

  我潜入水底,找到我的石头洞,不管不顾那变为泥鳅一路跟随来的小妖。我“啪”地甩上洞门,将自己放倒在床上,捂住耳朵不去听外面的动静。

  在床上辗转了三百遍,睡意深沉却始终无法入眠的我听到外面小海螺打更的声音,还有嘈杂的惊Ⅱ乎声:“杀鱼啦!黑胡子鲢鱼妖又来杀鱼啦……”

  我砰地拉开门,看到那蜷缩在门前的黑泥鳅,正睁大着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我。

  “要死啊!没有看见外面这么危险!自己不知道爬进来!”

  笑嘻嘻的小泥鳅飞快地游到我身边,一边打量我简陋到寒酸的家一边跟我说:“我不是泥鳅,我叫无涯。”

  我一鱼尾甩过去,将头蒙进被子里:“下去,别爬上我的床!”

  备受委屈的无涯少年躺倒到地上,吃饱了肚子,没有了性命之忧,便开始大放厥词:“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凶啊,女孩子家要温柔可爱才会有人喜欢。”

  说我凶?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掀掉被子,冲到地上,一把将那泥鳅摁住。“无涯大爷,是我阿绫救了你呵,给你买衣服,带你出去吃大餐,还要把房子让给你住,收留你这个大麻烦,我凶?”

  我坐在他的身上,揪着他的衣领,一激动不知道自己也化成了人形。那叫做无涯的男子,伸出一根如玉手指缓缓绕过我垂落到他胸前的长发,眯长了温柔的桃花眼,微笑着说:“哦,原来你是叫阿绫啊,阿绫,这样动听的名字。”

  我活了三百多岁,在伏魔山和寂灭潭看过无数的妖精,但像这般没脸没皮,声东击西,你想将他暴揍一顿却又无处下手的还真是不曾见到……

  当夜我睡得十分香甜,看那乌青着两只熊猫眼的泥鳅在地板上哀嚎:“你这恶婆娘你真打啊。”心中十分受用,心满意足地合目睡去。

  一棵好白菜

  金乌升空,将三月明媚的阳光洒落潭底,我撑着懒腰醒来,在地板上蜷缩了一夜的无涯冷眼看着我。我粗糙地抹一把脸,又绑起状如鸟巢的头发,泥鳅精无涯叹了一口气,终于回过头去不忍直视。

  早餐是一盘鲜嫩的水草,无涯表示食不下咽。我抖抖筷子:“不吃也行,等会儿上山干活,饿晕了我可不管。”

  在盘中挑挑拣拣的无涯听闻还要干活简直匪夷所思。我笑得十分阴险:“我的石头洞里可不养闲人。”

  当泥鳅精戴着斗笠一身伪装和我爬上山腰时,我开垦的那片荒地已长出了绿油油的菜苗,十分可喜。

  将两桶水担来的无涯一路挑得跌跌撞撞,汗流浃背。我一边舀水浇菜,一边笑着拭他面上汗珠,为他肯这样吃苦耐劳不吝赞美:“孺子可教啊。”

  面如冠玉的泥鳅精面上浮起红晕,却难得没有毒舌地唤我恶婆娘。

  夏日里山上菜地丰收,我和无涯挑了满满的青菜下山。凡人的集市上,做农夫打扮的无涯无论怎样刻意低调,依然惹来许多买菜的大姑娘小媳妇。我在旁边数钱数到手抽筋时,不免要承担同样多的非议和责难。

  “桂花你看,这年轻后生生得多俊,只是可惜了,他媳妇模样真寒碜……”

  “就是就是。哪有这样的,老天不长眼啊。一颗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我收好菜钱,不知道自己明明一条鱼妖怎么就沦为了猪。那棵好白菜正在边上笑眯眯地看着我,惹来集市上又一阵非议。有彪悍泼辣五大三粗的农家娘子拎着自家男人的耳朵:“看到没有,糟糠之妻不下堂,你看看人家……”

  无涯笑得几乎跌倒。“有脸笑么?”我咬牙切齿。不看在他这么快就将菜卖完而且还卖出了好价钱的份上,真想一拳头打在他的俊脸上。“是谁出的这馊主意?要扮什么农家夫妻!”

  无涯知道我是个守财奴,见钱眼开。当下揽着我的肩膀道:“阿绫,不只要扮农家夫妻,以后我们种菜卖菜有了本钱后,我们还要来这小镇上开农家饭庄。到时候啊,我们在院子里挖一个荷塘,里面养肥胖的锦鲤,在园子里种新鲜的蔬菜,厨房里大师傅挥着锅铲滋滋地炒菜,我给你跑堂,你这个老板娘,只管坐在柜台上,看着银子哗哗地滚进来……”

  夏日炎炎,我抹一把被泥灰汗水糊成花猫样的脸,看着天边变幻流转的悠悠白云,无限神往地憧憬起无涯说的农家饭庄来。

  我比较喜欢阿绫

  那是个宁静的秋天,伏魔山上枫叶殷红,何胖在吃了好几只大闸蟹之后跟我诉苦,说腰围又粗了一圈。

  “你不知道吧,阿绫,金豆和云飞扬天天形影不离,听说云家已经开始张罗下聘准备娶这只招财金蟾了。”何胖撕下另一只蟹爪,嚼得“咔嚓咔嚓”。

  我不解地瞪她:“何胖……”

  “别拦着我。”何胖决定放弃这段无望的恋情,“阿绫,这世间,什么都可辜负,唯美食不可辜负。”

  何胖说爱一个人就是吃饭时想着他,走路时想着他,睡觉时还是想着他。

  “他在你的这里。”何胖指一指我的胸口,“他在你的心上,令你甜蜜,也令你忧伤。”

  大水蚌的爪子收回去的时候有个名字在我心上翻滚,呼之欲出。日间起来便不见无涯,更是意外的连午餐也没有回来吃。我独自在石头洞里扒拉一盘水草,食不下咽。我发现无论我在做什么,我都在想念他。他皱眉头的样子,他微笑的样子,他喊我阿绫的样子,

  当我意识到这也许是无涯的不告而别时,恐慌简直击碎了我。

  我没有找到无涯,走遍了小镇的每一处,以往与我形影不离的泥鳅始终不见踪影。

  更深露重,我独自踯躅街头,盈盈的月色下,有人在我身后问:“纸包里是什么,你要去哪里?”

  我回头,悲喜交加的心情。是无涯,一身清浅的白衣,落落站在月色下,像一段凝结的月华。

  “我想你再不来,我就要扔了它。”醉仙楼香气扑鼻的荷叶鸡,被我一直捂着,已经冷去,表皮泛着金黄的油光。

  无涯疏朗的眉眼在月色里低敛下去,再抬起头来时,是无比清澈明媚的一个微笑。

  “跑了大半天就为了给我买一只荷叶鸡?”

  “从中午不吃不喝一直找我找到现在?”

  “哭鼻子了?”

  我点头。又摇头。摇头的时候,眼里酸涩的液体涌出来。

  他拉我在他怀里,将我抱住,尖削的下巴磨着我头顶的头发。这次他没有叫我“恶婆娘”,他将我的限泪在他胸前蹭干,温柔地说:“笨蛋。呆瓜。”

  那个中秋节的夜晚,无涯和我坐在伏魔山的山巅,清明深邃的天空里又明月如盘,就在我们的头顶,仿佛伸手就可摘取。夜风沁凉,白落成霜。无涯从腰间抽出长笛,缓缓为我吹奏一曲。许多年后,当初遇无涯时的那些灿烂桃花,都在无尽弧寂的岁月里瓣瓣凋零,我总是一再地回想起,那个清澈明朗的秋夜,坐在伏魔山无边黄花里为我吹笛的少年。

  那夜我迷糊睡去,醒来已在石头洞的床上。清澈秋光里我正要粗糙地抹一把脸,绑一个鸟巢头时,无涯伸手拦住了我。

  他无意笑话我,只是温柔地对我说:“我想姑娘家,到底会喜欢这些胭脂水粉的玩意儿。”螺子黛被他轻巧地描过我的眉尾,桃花样的胭脂扑上脸颊,蓬乱的头发被桃木梳理顺,那胜过西天云霞的衣裳展开。石头洞里有微妙的女儿香流转,我看着铜镜里梦幻一般的女子,无限惊疑。

  无涯让我明白,外表的美丑并不能决定人的自尊,无论是倾世的美人,还是貌若嫫母的丑八怪。这为我重塑自信的泥鳅精,要我记得从此过自己精彩的一生。

  地里的白菜已经发芽,秋日的金阳里欣欣向荣。我问无涯:“那你是比较喜欢倾世美人呢还是丑八怪?”

  岭上长风吹开无涯头上的面纱,他秀若芝兰的面孔微微含笑,转头看着我说:“我比较喜欢阿绫。”

  冬日到来的时候,伏魔山中开始下雪,我和无涯踏雪寻梅,然后在石头洞里围炉煮酒。菜地里的白菜和萝卜正在冻土下沉睡,我咬着笔杆,满手染满墨汁地盘算到春天了白菜可以赚多少钱,萝卜又能卖多少钱。算来算去,好像都不够在小镇上开一个农家饭庄。无涯将烫温的梨花酿喂我一口,笑着说我是个利欲熏心的老板娘。

  朝朝暮暮,日日月月年年

  当寂灭潭里最厉害的黑胡子鲢鱼妖都瑟瑟地跪在东海来使的脚下颤抖时,所有的鱼都在传言一桩大事。何胖说:“四海八荒都翻了天了,龙君丢了最宠爱的太子,那是要继承龙君帝座的神龙,谁有这么大胆,敢将太子殿下藏匿起来呢?”

  这惊人的消息在天下水族间引发了轩然大波,安宁如寂灭潭每天都在热火朝天地讨论落难的龙太子。我靠在无涯怀里,以手蘸梨花酿在桌面上写“敖瑞”两个字。想这富有四海,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神龙会在哪里。

  “阿绫。”

  梨花酿让人微醺,无涯的怀抱温暖,我往他胸前窝得更深。

  “你会爱上敖瑞还是爱上我?”

  开什么玩笑。“天下水族,没有人不会爱上敖瑞。”我感觉面颊贴紧的地方,有很长时间似乎停止了跳动。酒意阑珊,我支起头来,捧住无涯的面孔。“但是,阿绫是爱无涯的,给一百个龙太子也不换。”

  恍惚的意识里,是无涯如玉的面孔低下来,然后,他清冷的唇吻在了我的嘴唇上。

  除夕的那天晚上,伏魔山里下了大雪,寂灭潭结了很厚的冰,披着一身雪花跑进来的无涯拉住我的手,让我和他在这个能冻掉鼻子的夜晚出门。

  有风云从他腋下而生,他不过轻轻一摆尾,十里冰层悉数碎裂,风声从耳边急掠而过,云起云涌,我抱紧无涯,惊觉自己是飞在云端。

  凡间的小镇上爆竹声此起彼伏,人们喜气洋洋,见面便拱手说恭喜。我在眩晕中被无涯扶稳,来不及开口说出心中诸多疑问,便被他带到一处宅院前。大红灯笼高高地挂在门前,堂上红烛烧得热烈明亮,桌椅已经摆好,筵席上饭菜正香。

  面对我的目瞪口呆无涯得意微笑,他夹一筷子菜送到我嘴里:“全部都是我自己做的,香不香?”

  我在年夜饭后收到了三百年鱼生中第一份礼物。无涯点亮灯笼,带着我看一间一间的屋子,种满了花草的院子,养着锦鲤的池子,后面还有菜园子。

  “你的。阿绫老板娘的。”他微笑着将一串钥匙放在我手心。

  砰然炸裂的烟花一朵接一朵,映亮了整个夜空。远远传来寺庙里的钟声,是新的一年。无涯捧起我冻僵的脸,同我说:“阿绫,我要与你过以后的每一年,每一年。”

  痴鱼说梦

  伏魔山上十里桃花烂漫的春日,寂灭潭里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满潭的水族列队恭迎一只老海龟的到来,而那只海龟,一步一步恭敬地爬到我的石头洞门口,将头磕在地上,说:“殿下,老奴恭迎殿下回宫。”

  不只是我,何胖,金豆,乃至所有的鱼虾都瞪大了眼睛。殿下?除了敖瑞,还有谁会是天下水族眼里德高望重有八万年修为的龟丞相口中的殿下。

  当无涯从石头洞里举步而出时,那些精心的伪装再没有任何意义。如清水出芙蓉,如皎月照青松,他无双的容色倜傥的风仪点亮了晦暗的寂灭潭。这必定要翱翔九天,君临四海的神龙,冷限注视着跪在脚下的大海龟,轻声开口:“如果我不回去呢?”

  在满潭的抽泣声中我看见八万岁的龟丞相膝行上前,呈上了一封书信。我远远地看着,事实上那一队披甲的东海武士众星拱月般上前叩见太子殿下时,我就被挤出了庞大的鱼群。我看着无涯没有表情的脸,看着他抿紧的薄唇中被悉数隐藏的无限心事,看着他隔着万千条鱼无数的妖对我遥遥望来的一眼,终于明白:我失去了他。

  他没有再和我说一句话,连回头也没有。风云变幻,三千披甲武士侍候龙太子殿下起身,那一封来自水族最尊贵王室里的信,在无涯的指尖变成了一捧灰烬。世间再无人知道,里面会藏着怎样的秘密。

  龟丞相上路时,不慎被潭底的石阶绊倒,临危不变的大海龟将头缩进龟壳里,“骨碌碌”滚了好几圈,正好停在我的脚边。我俯身搀扶他起来,他谢了我,异常客气地说:“请问可是阿绫姑娘?”

  我颔首,退在一边,笑着说:“不敢。”

  见多识广的龟丞相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也许在老丞相的心里,能够让他的少主、太子殿下乐不思蜀的一定是倾倒三界的美人。然而我竟如此平平,到底靠了什么蛊惑那颗至高无上的龙心。

  我失去了无涯。

  怎么才算情深

  后来我是到过东海的,那片全天下最深邃最宽广最无涯的水域,我几乎游断了我的鱼尾,风尘仆仆,日夜兼程,流过血,流过汗和泪,终于站在水晶宫前。

  他戴着金冠,锦衣华服,身边围绕着干娇百媚的佳人,在他宫殿外洒扫的仆人都比我尊贵体面。他的母后让我看着,隐秘而贪婪地看着另一个世界里他尊荣幸福的生活。龙母赏赐给我干斛明珠,感谢我在太子历劫时照顾过他。

  “瑞儿的前程都被精心规划过,历怎样的劫,遇到什么样的人,发生什么样的事,他醒来后都不会再记得。”

  我一再地放低自己,我觉得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阿绫。我求她,跪下来求她,哪怕是留在这里做无涯身边的一个婢女。

  “我爱他啊!”

  高贵的龙母伸出涂满血红蔻丹的手,抬起我的脸颊,微笑着说:“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母后!”珍珠帘子被大力地撞开,天人一般的龙太子冲进来,站在我身后。“这鱼妖不过是寂灭潭里不成气候的小妖精,母后何必与她哕嗦,叫夜叉赶出东海就好。”

  “无涯。”我回身拽住他的衣裳。我鄙视这样的自己,我的眼泪成串地淌下来。我想跟他说伏魔山上的白菜和萝卜已经成熟了,我卖了好价钱;我想跟他说金豆和云飞扬分了手,那只白鹤还是忘不掉何胖,哪怕大水蚌又胖了几斤;我想说阿绫饭庄的莲花开了,园子里我又播种了豆角;我想说,我很想他,想得心里都痛……然而喉头哽咽,所有的言语都变成眼泪和哀求。

  他深邃的眼眸里似藏有最不可窥探的海水,疏朗的眉目没有什么表情,这样将我望着,衣裳袖子轻轻晃荡。龙母咳嗽了一声,无涯向前行了几步,他闭了一下眼睛,轻声跟我说:“放手。”

  我不放!我不要放!我觉得没有了无涯的日子我一天都活不下去!我再不想再不能放开他!

  他勉力向前走着,将我一路拖行,在大声召来卫兵将我赶出去之前,抬起一脚踹在我身上。视线里是他俯低下来的脸,他一手捏住我下颌,将我提起来与他对视:“阿绫是吧,你以为你是什么?你以为我会喜欢你?笑话!四海八荒,真是到哪里都找不着像你这样蠢的鱼。滚出去!别再让我看见你!”

  我觉得我的心破碎了,那个爱他的地方,在被他一脚踹来时碎成了齑粉。东海的海水成苦,又也许,那只是我的眼泪。

  爱过和被爱过的灵魂

  我没有再见过无涯。我回到了伏魔山,回到了石头洞。阿绫饭庄我请了一只螃蟹来炒菜,跑堂的是一只叫小红的锦鲤,来喝酒的客人都说我是一个奇怪的老板娘,开着这家饭庄,却好像并不是为了赚钱。

  我仍旧每年中秋都去伏魔山上看枫叶和菊花,每年的除夕,便早早地关门,结了工资给螃蟹精回家过年,小红就放她出去玩耍。我独自喝一整坛梨花酿,醉到天明。梦里似有人来过,温柔地唤我阿绫,新年里睁开眼睛,窗前只有一树梅花的冷清。

  我没有再去找过无涯,然而这并不代表我不知道那些秘密。这无所不能的龙太子呼风唤雨,掌管日夜轮替,天下水族皆仰他鼻息,只是,他却不能随心所欲地爱一个 ’人。哪怕他为此曾经要抽掉自己的龙筋,只为了能够永远与一条鱼在一起。

  “龙母碾死一只小鱼妖如碾死一只蚂蚁,就是将伏魔山和寂灭潭所有的生灵都拿来做铺平殿下登上龙君帝座的路娘娘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阿绫姑娘你不知道吧,那个中秋夜,历劫的太子明明已经记忆苏醒,知道了自己龙子的身份,可他就是不愿意回去。”

  “你知道龙母如何地恨你吗,一个渺小低贱的人鱼,居然令她骄傲尊贵的儿子用龙血来为你驱疾续命。”

  见我不解,八万年的老海龟慢悠悠地睁开双眼:“练了三百年《心经》的小鱼妖,她又丑又笨,寿数也不过如此。你以为,没有太子殿下掺在饭菜里的龙血,你会平安无事地活到现在?”

  “怎么会有一条龙甘愿抽掉自己的龙筋呢,舍去一身仙骨,永世再不能成龙,只是太子终究没有成功。”老海龟叹了一口气,“阿绫姑娘,你可知道,这世上总有一些权势,强大到让人绝望。敖瑞,注定要翱翔九天,君临四海。”

  “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给你希望去继续纠缠殿下。我只是不忍心看着他,为了心爱的姑娘做尽一切,到头来,她却还是一无所知地恨着他。”

  看过了八万年红尘滚滚、爱恨沧桑的老海龟游入碧水中,最后他回过头来对我说:“殿下从未骗过你,他叫敖瑞,他的小名是无涯。百鳞之长的龙族最高贵最受宠的孩子,寓意浩瀚无涯。”

  我笑着流下眼泪来。这条笨龙,他爱我,所以放弃我。他爱我,便要我恨他,离开他,从此忘记他。

  凡间的哲人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只是,那些爱过和被爱过的灵魂,又怎么舍得辜负。

  问世间情为何物

  我叫阿绫,是一条人鱼,生活在伏魔山上的寂灭潭里,从记事至今已有三百年。三百年来苦练不辍依然不能够有美丽的外表和窈窕的身形,潭里最小的蛤蟆金豆总是嘲笑我。

  那是个三月的清晨,金豆对镜梳妆,然后一步三扭地爬上岸去找伏魔山的大众情人白鹤。

  何胖是只成了精的大水蚌,相比起金豆的美貌,她圆滚滚的身材并不讨喜,对于一直恋慕的白鹤被金豆横刀夺爱,何胖始终都有一股怨气,当下对站在旁边的我冷笑:“蠢货!还以为云飞扬有多爱她,不就是去柳树林见个面吗?至于吗?哼!”

  我听了一千零一次白鹤王子云飞扬的名字,远远地观瞻过那位洁白清秀的男子倾倒过一整座伏魔山女妖的倜傥风姿,对于这样错综复杂的三角恋,深表头大和无能为力。何胖看着呆头呆脑的我,不屑地对我翻了个白眼:“跟你说又有什么用呢,我想你也不会明白,这世间情为何物。”

  三月突然而至的暴雨裹挟着漫天的桃花,在风起云涌中,从空中“噗通”砸下来一物,我定睛看时,是一条三尺来长的泥鳅。受到了惊吓的何胖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张开大口就要将那倒霉的泥鳅啖入腹中。

  “那个,”我一边将晕死的泥鳅拖到我身后,一边对何胖说,“胖,为你的身材着想,你也不应该再吃肉。”何胖怒发冲冠,一张圆脸涨得通红。看着身后的泥鳅,我想今天无论如何躲不过一顿胖揍。在那蚌壳距离我一毫米时,我闭眼大喊出“云飞扬”的名字。

  偃旗息鼓的何胖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闭上蚌壳沉到了潭底。在我三百年始终懵懂的鱼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对爱情的领悟——问世间情为何物?何胖可以减肥不吃肉。

  那是我初次遇见无涯,不知来路不知去途的泥鳅少年。在我犹豫着将体内的灵力输过去一大半之后,瘫软在岩石上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在他渐渐变成0形的嘴巴中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我尖叫一声捂住双眼。后来何胖总是嘲笑我没有定力。“如此美人,秀色可餐,你却放过了一饱眼福的大好机会。”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这藏身在水草里的泥鳅少年终于等来了我去山下小镇买到的衣物,当他拂开那些岸芷汀兰,冉冉举步而出时,如水清辉映照着他清隽如画的脸,我的心上突然浮现这样的诗句:“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清隽少年走到我的面前,与我臆想里他要说的感激我的救命之恩截然不同,他看着我,理直气壮地开口:“我饿了。”

  “你饿了?”我温柔微笑,“饿了可以变回泥鳅去潭里吃水草……”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果断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去镇上吃肉!”

  唉,我早该知道我答应他来镇上吃喝是犯下了一个错误。这风度雍容的少年径直上了小镇上最热闹的醉仙楼,他如玉手指翻着小二呈上来的菜单,桃花眼漫不经心扫视过一排我闻所未闻的菜式,然后微笑颔首。

  许是我怒视他的目光太过杀气腾腾,正俯首啃一只鸡腿的人似有所觉,抬起头来,望着我:“你要吃吗?那这个给你——”我心中一团怒火正无处发泄,张口欲要拒绝,那鸡腿已端正飞来,塞在我嘴巴里。

  在消灭完一整桌的美味佳肴后,少年余兴未了地要小二上最好的茶。我伸出油腻大手,一把拧在他的胳膊上,咬牙切齿,以防被人笑话又特地压低声音:“不许再点东西!回去!” 他秋水般的双眼无辜地望过来,我用力一拧.“回去!”

  阿绫恶婆娘

  离了凡人的小镇,我一路疾走并不想理他。三百年积蓄一朝化为乌有让我悲愤,更让人怒上心来的是老板势利的目光。在醉仙楼吃饭掏钱的明明是我,被人大爷样款待的却是这泥鳅精,只因他生得美,我长得丑,我便成了这泥鳅精的丫环仆人。

  他在后面拽住了我的衣袖。“又怎么了?你不是泥鳅么,自己不会游水?”我愤然拽回自己的袖子,发誓不要再理他。

  我潜入水底,找到我的石头洞,不管不顾那变为泥鳅一路跟随来的小妖。我“啪”地甩上洞门,将自己放倒在床上,捂住耳朵不去听外面的动静。

  在床上辗转了三百遍,睡意深沉却始终无法入眠的我听到外面小海螺打更的声音,还有嘈杂的惊Ⅱ乎声:“杀鱼啦!黑胡子鲢鱼妖又来杀鱼啦……”

  我砰地拉开门,看到那蜷缩在门前的黑泥鳅,正睁大着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我。

  “要死啊!没有看见外面这么危险!自己不知道爬进来!”

  笑嘻嘻的小泥鳅飞快地游到我身边,一边打量我简陋到寒酸的家一边跟我说:“我不是泥鳅,我叫无涯。”

  我一鱼尾甩过去,将头蒙进被子里:“下去,别爬上我的床!”

  备受委屈的无涯少年躺倒到地上,吃饱了肚子,没有了性命之忧,便开始大放厥词:“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凶啊,女孩子家要温柔可爱才会有人喜欢。”

  说我凶?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掀掉被子,冲到地上,一把将那泥鳅摁住。“无涯大爷,是我阿绫救了你呵,给你买衣服,带你出去吃大餐,还要把房子让给你住,收留你这个大麻烦,我凶?”

  我坐在他的身上,揪着他的衣领,一激动不知道自己也化成了人形。那叫做无涯的男子,伸出一根如玉手指缓缓绕过我垂落到他胸前的长发,眯长了温柔的桃花眼,微笑着说:“哦,原来你是叫阿绫啊,阿绫,这样动听的名字。”

  我活了三百多岁,在伏魔山和寂灭潭看过无数的妖精,但像这般没脸没皮,声东击西,你想将他暴揍一顿却又无处下手的还真是不曾见到……

  当夜我睡得十分香甜,看那乌青着两只熊猫眼的泥鳅在地板上哀嚎:“你这恶婆娘你真打啊。”心中十分受用,心满意足地合目睡去。

  一棵好白菜

  金乌升空,将三月明媚的阳光洒落潭底,我撑着懒腰醒来,在地板上蜷缩了一夜的无涯冷眼看着我。我粗糙地抹一把脸,又绑起状如鸟巢的头发,泥鳅精无涯叹了一口气,终于回过头去不忍直视。

  早餐是一盘鲜嫩的水草,无涯表示食不下咽。我抖抖筷子:“不吃也行,等会儿上山干活,饿晕了我可不管。”

  在盘中挑挑拣拣的无涯听闻还要干活简直匪夷所思。我笑得十分阴险:“我的石头洞里可不养闲人。”

  当泥鳅精戴着斗笠一身伪装和我爬上山腰时,我开垦的那片荒地已长出了绿油油的菜苗,十分可喜。

  将两桶水担来的无涯一路挑得跌跌撞撞,汗流浃背。我一边舀水浇菜,一边笑着拭他面上汗珠,为他肯这样吃苦耐劳不吝赞美:“孺子可教啊。”

  面如冠玉的泥鳅精面上浮起红晕,却难得没有毒舌地唤我恶婆娘。

  夏日里山上菜地丰收,我和无涯挑了满满的青菜下山。凡人的集市上,做农夫打扮的无涯无论怎样刻意低调,依然惹来许多买菜的大姑娘小媳妇。我在旁边数钱数到手抽筋时,不免要承担同样多的非议和责难。

  “桂花你看,这年轻后生生得多俊,只是可惜了,他媳妇模样真寒碜……”

  “就是就是。哪有这样的,老天不长眼啊。一颗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我收好菜钱,不知道自己明明一条鱼妖怎么就沦为了猪。那棵好白菜正在边上笑眯眯地看着我,惹来集市上又一阵非议。有彪悍泼辣五大三粗的农家娘子拎着自家男人的耳朵:“看到没有,糟糠之妻不下堂,你看看人家……”

  无涯笑得几乎跌倒。“有脸笑么?”我咬牙切齿。不看在他这么快就将菜卖完而且还卖出了好价钱的份上,真想一拳头打在他的俊脸上。“是谁出的这馊主意?要扮什么农家夫妻!”

  无涯知道我是个守财奴,见钱眼开。当下揽着我的肩膀道:“阿绫,不只要扮农家夫妻,以后我们种菜卖菜有了本钱后,我们还要来这小镇上开农家饭庄。到时候啊,我们在院子里挖一个荷塘,里面养肥胖的锦鲤,在园子里种新鲜的蔬菜,厨房里大师傅挥着锅铲滋滋地炒菜,我给你跑堂,你这个老板娘,只管坐在柜台上,看着银子哗哗地滚进来……”

  夏日炎炎,我抹一把被泥灰汗水糊成花猫样的脸,看着天边变幻流转的悠悠白云,无限神往地憧憬起无涯说的农家饭庄来。

  我比较喜欢阿绫

  那是个宁静的秋天,伏魔山上枫叶殷红,何胖在吃了好几只大闸蟹之后跟我诉苦,说腰围又粗了一圈。

  “你不知道吧,阿绫,金豆和云飞扬天天形影不离,听说云家已经开始张罗下聘准备娶这只招财金蟾了。”何胖撕下另一只蟹爪,嚼得“咔嚓咔嚓”。

  我不解地瞪她:“何胖……”

  “别拦着我。”何胖决定放弃这段无望的恋情,“阿绫,这世间,什么都可辜负,唯美食不可辜负。”

  何胖说爱一个人就是吃饭时想着他,走路时想着他,睡觉时还是想着他。

  “他在你的这里。”何胖指一指我的胸口,“他在你的心上,令你甜蜜,也令你忧伤。”

  大水蚌的爪子收回去的时候有个名字在我心上翻滚,呼之欲出。日间起来便不见无涯,更是意外的连午餐也没有回来吃。我独自在石头洞里扒拉一盘水草,食不下咽。我发现无论我在做什么,我都在想念他。他皱眉头的样子,他微笑的样子,他喊我阿绫的样子,

  当我意识到这也许是无涯的不告而别时,恐慌简直击碎了我。

  我没有找到无涯,走遍了小镇的每一处,以往与我形影不离的泥鳅始终不见踪影。

  更深露重,我独自踯躅街头,盈盈的月色下,有人在我身后问:“纸包里是什么,你要去哪里?”

  我回头,悲喜交加的心情。是无涯,一身清浅的白衣,落落站在月色下,像一段凝结的月华。

  “我想你再不来,我就要扔了它。”醉仙楼香气扑鼻的荷叶鸡,被我一直捂着,已经冷去,表皮泛着金黄的油光。

  无涯疏朗的眉眼在月色里低敛下去,再抬起头来时,是无比清澈明媚的一个微笑。

  “跑了大半天就为了给我买一只荷叶鸡?”

  “从中午不吃不喝一直找我找到现在?”

  “哭鼻子了?”

  我点头。又摇头。摇头的时候,眼里酸涩的液体涌出来。

  他拉我在他怀里,将我抱住,尖削的下巴磨着我头顶的头发。这次他没有叫我“恶婆娘”,他将我的限泪在他胸前蹭干,温柔地说:“笨蛋。呆瓜。”

  那个中秋节的夜晚,无涯和我坐在伏魔山的山巅,清明深邃的天空里又明月如盘,就在我们的头顶,仿佛伸手就可摘取。夜风沁凉,白落成霜。无涯从腰间抽出长笛,缓缓为我吹奏一曲。许多年后,当初遇无涯时的那些灿烂桃花,都在无尽弧寂的岁月里瓣瓣凋零,我总是一再地回想起,那个清澈明朗的秋夜,坐在伏魔山无边黄花里为我吹笛的少年。

  那夜我迷糊睡去,醒来已在石头洞的床上。清澈秋光里我正要粗糙地抹一把脸,绑一个鸟巢头时,无涯伸手拦住了我。

  他无意笑话我,只是温柔地对我说:“我想姑娘家,到底会喜欢这些胭脂水粉的玩意儿。”螺子黛被他轻巧地描过我的眉尾,桃花样的胭脂扑上脸颊,蓬乱的头发被桃木梳理顺,那胜过西天云霞的衣裳展开。石头洞里有微妙的女儿香流转,我看着铜镜里梦幻一般的女子,无限惊疑。

  无涯让我明白,外表的美丑并不能决定人的自尊,无论是倾世的美人,还是貌若嫫母的丑八怪。这为我重塑自信的泥鳅精,要我记得从此过自己精彩的一生。

  地里的白菜已经发芽,秋日的金阳里欣欣向荣。我问无涯:“那你是比较喜欢倾世美人呢还是丑八怪?”

  岭上长风吹开无涯头上的面纱,他秀若芝兰的面孔微微含笑,转头看着我说:“我比较喜欢阿绫。”

  冬日到来的时候,伏魔山中开始下雪,我和无涯踏雪寻梅,然后在石头洞里围炉煮酒。菜地里的白菜和萝卜正在冻土下沉睡,我咬着笔杆,满手染满墨汁地盘算到春天了白菜可以赚多少钱,萝卜又能卖多少钱。算来算去,好像都不够在小镇上开一个农家饭庄。无涯将烫温的梨花酿喂我一口,笑着说我是个利欲熏心的老板娘。

  朝朝暮暮,日日月月年年

  当寂灭潭里最厉害的黑胡子鲢鱼妖都瑟瑟地跪在东海来使的脚下颤抖时,所有的鱼都在传言一桩大事。何胖说:“四海八荒都翻了天了,龙君丢了最宠爱的太子,那是要继承龙君帝座的神龙,谁有这么大胆,敢将太子殿下藏匿起来呢?”

  这惊人的消息在天下水族间引发了轩然大波,安宁如寂灭潭每天都在热火朝天地讨论落难的龙太子。我靠在无涯怀里,以手蘸梨花酿在桌面上写“敖瑞”两个字。想这富有四海,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神龙会在哪里。

  “阿绫。”

  梨花酿让人微醺,无涯的怀抱温暖,我往他胸前窝得更深。

  “你会爱上敖瑞还是爱上我?”

  开什么玩笑。“天下水族,没有人不会爱上敖瑞。”我感觉面颊贴紧的地方,有很长时间似乎停止了跳动。酒意阑珊,我支起头来,捧住无涯的面孔。“但是,阿绫是爱无涯的,给一百个龙太子也不换。”

  恍惚的意识里,是无涯如玉的面孔低下来,然后,他清冷的唇吻在了我的嘴唇上。

  除夕的那天晚上,伏魔山里下了大雪,寂灭潭结了很厚的冰,披着一身雪花跑进来的无涯拉住我的手,让我和他在这个能冻掉鼻子的夜晚出门。

  有风云从他腋下而生,他不过轻轻一摆尾,十里冰层悉数碎裂,风声从耳边急掠而过,云起云涌,我抱紧无涯,惊觉自己是飞在云端。

  凡间的小镇上爆竹声此起彼伏,人们喜气洋洋,见面便拱手说恭喜。我在眩晕中被无涯扶稳,来不及开口说出心中诸多疑问,便被他带到一处宅院前。大红灯笼高高地挂在门前,堂上红烛烧得热烈明亮,桌椅已经摆好,筵席上饭菜正香。

  面对我的目瞪口呆无涯得意微笑,他夹一筷子菜送到我嘴里:“全部都是我自己做的,香不香?”

  我在年夜饭后收到了三百年鱼生中第一份礼物。无涯点亮灯笼,带着我看一间一间的屋子,种满了花草的院子,养着锦鲤的池子,后面还有菜园子。

  “你的。阿绫老板娘的。”他微笑着将一串钥匙放在我手心。

  砰然炸裂的烟花一朵接一朵,映亮了整个夜空。远远传来寺庙里的钟声,是新的一年。无涯捧起我冻僵的脸,同我说:“阿绫,我要与你过以后的每一年,每一年。”

  痴鱼说梦

  伏魔山上十里桃花烂漫的春日,寂灭潭里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满潭的水族列队恭迎一只老海龟的到来,而那只海龟,一步一步恭敬地爬到我的石头洞门口,将头磕在地上,说:“殿下,老奴恭迎殿下回宫。”

  不只是我,何胖,金豆,乃至所有的鱼虾都瞪大了眼睛。殿下?除了敖瑞,还有谁会是天下水族眼里德高望重有八万年修为的龟丞相口中的殿下。

  当无涯从石头洞里举步而出时,那些精心的伪装再没有任何意义。如清水出芙蓉,如皎月照青松,他无双的容色倜傥的风仪点亮了晦暗的寂灭潭。这必定要翱翔九天,君临四海的神龙,冷限注视着跪在脚下的大海龟,轻声开口:“如果我不回去呢?”

  在满潭的抽泣声中我看见八万岁的龟丞相膝行上前,呈上了一封书信。我远远地看着,事实上那一队披甲的东海武士众星拱月般上前叩见太子殿下时,我就被挤出了庞大的鱼群。我看着无涯没有表情的脸,看着他抿紧的薄唇中被悉数隐藏的无限心事,看着他隔着万千条鱼无数的妖对我遥遥望来的一眼,终于明白:我失去了他。

  他没有再和我说一句话,连回头也没有。风云变幻,三千披甲武士侍候龙太子殿下起身,那一封来自水族最尊贵王室里的信,在无涯的指尖变成了一捧灰烬。世间再无人知道,里面会藏着怎样的秘密。

  龟丞相上路时,不慎被潭底的石阶绊倒,临危不变的大海龟将头缩进龟壳里,“骨碌碌”滚了好几圈,正好停在我的脚边。我俯身搀扶他起来,他谢了我,异常客气地说:“请问可是阿绫姑娘?”

  我颔首,退在一边,笑着说:“不敢。”

  见多识广的龟丞相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也许在老丞相的心里,能够让他的少主、太子殿下乐不思蜀的一定是倾倒三界的美人。然而我竟如此平平,到底靠了什么蛊惑那颗至高无上的龙心。

  我失去了无涯。

  怎么才算情深

  后来我是到过东海的,那片全天下最深邃最宽广最无涯的水域,我几乎游断了我的鱼尾,风尘仆仆,日夜兼程,流过血,流过汗和泪,终于站在水晶宫前。

  他戴着金冠,锦衣华服,身边围绕着干娇百媚的佳人,在他宫殿外洒扫的仆人都比我尊贵体面。他的母后让我看着,隐秘而贪婪地看着另一个世界里他尊荣幸福的生活。龙母赏赐给我干斛明珠,感谢我在太子历劫时照顾过他。

  “瑞儿的前程都被精心规划过,历怎样的劫,遇到什么样的人,发生什么样的事,他醒来后都不会再记得。”

  我一再地放低自己,我觉得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阿绫。我求她,跪下来求她,哪怕是留在这里做无涯身边的一个婢女。

  “我爱他啊!”

  高贵的龙母伸出涂满血红蔻丹的手,抬起我的脸颊,微笑着说:“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母后!”珍珠帘子被大力地撞开,天人一般的龙太子冲进来,站在我身后。“这鱼妖不过是寂灭潭里不成气候的小妖精,母后何必与她哕嗦,叫夜叉赶出东海就好。”

  “无涯。”我回身拽住他的衣裳。我鄙视这样的自己,我的眼泪成串地淌下来。我想跟他说伏魔山上的白菜和萝卜已经成熟了,我卖了好价钱;我想跟他说金豆和云飞扬分了手,那只白鹤还是忘不掉何胖,哪怕大水蚌又胖了几斤;我想说阿绫饭庄的莲花开了,园子里我又播种了豆角;我想说,我很想他,想得心里都痛……然而喉头哽咽,所有的言语都变成眼泪和哀求。

  他深邃的眼眸里似藏有最不可窥探的海水,疏朗的眉目没有什么表情,这样将我望着,衣裳袖子轻轻晃荡。龙母咳嗽了一声,无涯向前行了几步,他闭了一下眼睛,轻声跟我说:“放手。”

  我不放!我不要放!我觉得没有了无涯的日子我一天都活不下去!我再不想再不能放开他!

  他勉力向前走着,将我一路拖行,在大声召来卫兵将我赶出去之前,抬起一脚踹在我身上。视线里是他俯低下来的脸,他一手捏住我下颌,将我提起来与他对视:“阿绫是吧,你以为你是什么?你以为我会喜欢你?笑话!四海八荒,真是到哪里都找不着像你这样蠢的鱼。滚出去!别再让我看见你!”

  我觉得我的心破碎了,那个爱他的地方,在被他一脚踹来时碎成了齑粉。东海的海水成苦,又也许,那只是我的眼泪。

  爱过和被爱过的灵魂

  我没有再见过无涯。我回到了伏魔山,回到了石头洞。阿绫饭庄我请了一只螃蟹来炒菜,跑堂的是一只叫小红的锦鲤,来喝酒的客人都说我是一个奇怪的老板娘,开着这家饭庄,却好像并不是为了赚钱。

  我仍旧每年中秋都去伏魔山上看枫叶和菊花,每年的除夕,便早早地关门,结了工资给螃蟹精回家过年,小红就放她出去玩耍。我独自喝一整坛梨花酿,醉到天明。梦里似有人来过,温柔地唤我阿绫,新年里睁开眼睛,窗前只有一树梅花的冷清。

  我没有再去找过无涯,然而这并不代表我不知道那些秘密。这无所不能的龙太子呼风唤雨,掌管日夜轮替,天下水族皆仰他鼻息,只是,他却不能随心所欲地爱一个 ’人。哪怕他为此曾经要抽掉自己的龙筋,只为了能够永远与一条鱼在一起。

  “龙母碾死一只小鱼妖如碾死一只蚂蚁,就是将伏魔山和寂灭潭所有的生灵都拿来做铺平殿下登上龙君帝座的路娘娘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阿绫姑娘你不知道吧,那个中秋夜,历劫的太子明明已经记忆苏醒,知道了自己龙子的身份,可他就是不愿意回去。”

  “你知道龙母如何地恨你吗,一个渺小低贱的人鱼,居然令她骄傲尊贵的儿子用龙血来为你驱疾续命。”

  见我不解,八万年的老海龟慢悠悠地睁开双眼:“练了三百年《心经》的小鱼妖,她又丑又笨,寿数也不过如此。你以为,没有太子殿下掺在饭菜里的龙血,你会平安无事地活到现在?”

  “怎么会有一条龙甘愿抽掉自己的龙筋呢,舍去一身仙骨,永世再不能成龙,只是太子终究没有成功。”老海龟叹了一口气,“阿绫姑娘,你可知道,这世上总有一些权势,强大到让人绝望。敖瑞,注定要翱翔九天,君临四海。”

  “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给你希望去继续纠缠殿下。我只是不忍心看着他,为了心爱的姑娘做尽一切,到头来,她却还是一无所知地恨着他。”

  看过了八万年红尘滚滚、爱恨沧桑的老海龟游入碧水中,最后他回过头来对我说:“殿下从未骗过你,他叫敖瑞,他的小名是无涯。百鳞之长的龙族最高贵最受宠的孩子,寓意浩瀚无涯。”

  我笑着流下眼泪来。这条笨龙,他爱我,所以放弃我。他爱我,便要我恨他,离开他,从此忘记他。

  凡间的哲人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只是,那些爱过和被爱过的灵魂,又怎么舍得辜负。

  期刊架位号[3312]

  (摘自《中学生博览》 2018/11 文\月下婵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