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新刊先睹
女书:世界上唯一有性别的文字(2018/01/09)
发布时间:
  期刊架位号[8700]
  女书,一种独特的文字。由于这种文字只在女性中流行,因而被赋予了神秘而传奇的色彩。千百年来,女书只流传在湖南省江永县及其近邻一带,靠母传女、老传少,一代代传下来……

  在湖南省江永县及其毗邻的道县、江华和广西部分地区,出现过一种只在妇女中流行、传承的神秘文字。它秀丽娟细,造型奇特,古意盎然。近200O个符码,只有点、竖、斜、弧四种笔划,书写呈长菱形,可采用当地方言土语吟咏。

  旧时,当地不少才情女子采用这种男人不识的“蚊形字”互通心迹,诉说衷肠,将其刺绣、刻划、戳印、书写于纸扇巾帕女红。主人去世后,它们多作为殉葬品焚化或掩埋,只有寥寥少数作为纪念品珍藏保留,因此,民间遗存极少。

  承载着深闺秘密的文字

  女书是怎样产生的呢?对此,当地有多个传说。

  传说之一:古时候,唐朝或者宋代,荆田村胡家出了位皇妃娘娘,叫胡玉秀。因她才貌出众,被选入宫中做皇妃,但却受到冷遇,万般清苦,便创造了女书字给家人写信。她把这种字写在手帕上,托人带回家乡,并告诉亲人看信的秘诀:第一要斜着看,第二按土话读音去理解意思。从那以后,这种文字就在江永县的妇女中广泛流传开来。

  传说之二:很久以前,江永县桐山村出了一个盘巧姑娘。她3岁会唱歌,7岁会绣花,长到18岁,没有一样女工不精通。周围一带的姑娘都喜欢与她结拜姊妹,她们一起唱歌,一起做女工。

  有一天,盘巧一个人在山上割草,官府的猎队发现她长得很漂亮,就把她抢到道州府去了。她的父母和结拜姊妹发现她失踪了,个个泪流满面,痛不欲生。盘巧在官府中过着奴隶一样的生活,多么渴望有人来这里救出自己啊!

  终于有一天,她想出了一个办法。她根据过去与结拜姊妹们一起织花边、做鞋样的图案,创造了一种文字。一天造一个,三年造了1080个字。用这些字她写了一封信,带回到家乡。姊妹们最先认出这些字,知道她原来被关在道州府里。她们的亲人赶到了道州府,把她接了回来。从此以后,这种文字广泛流行,代代相传,直到如今。

  传说之三:古时候,桐口村有个姑娘生下来九斤重,大家叫她九斤姑娘。长大后,她女工做得好、歌唱得好,聪明能干,几十里以内的许多姑娘都是她的结拜姊妹。结拜姊妹之间交流感情,互通信息,需要通信。但是大家都不识字。于是,聪明的九斤姑娘创造了女书文字,从此以后,结拜姊妹之间就用女书文字书信往来。

  据此,中国女书研究中心主任、武汉大学教授宫哲兵分析指出,女书文字是当地的一个女性创造的,她擅长唱歌与女工,有许多的结拜姊妹。她遭遇过一次人生的重大灾难,而后创造了这种文字。这种文字与女工图案似乎有某种联系。

  女书为何诞生在江永?

  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女子无才便是德”成为人们的信条和准则。很多女子因此被剥夺了学习文字的权利,但是她们有思想,有感情,能知觉,善辨识,她们也想把这些感情表露出来,把自己的痛苦倾吐出来,于是,她们便自己创造了文字。

  可是,在旧中国的大多数地区,女子都甘心忍受男尊女卑的命运,为什么偏偏江永女子独树一帜地创造出了专属于女性的文字呢?这其中是否有着深层次的原因呢?

  宫哲兵在江永一带做过无数次调查,他发现这一带有一些比较奇特的风俗,比如“不落夫家”等。不落夫家,是指女人结婚3天后就要回娘家,不能和丈夫在一起生活。在她产下孩子以前,一年只能有两三个节日可以偷偷摸摸回到丈夫身边,但也只是晚上出去,天未亮就要赶回来,直到产下孩子后,才能和丈夫“光明正大”地生活在一起。由于新婚夫妇一年中互相厮守的时间很短,所以,有孕的几率很低,由此便形成了女人与男人两个世界。

  另外,江永县的妇女有结拜姊妹的习俗,两位姑娘结识以后关系融洽,彼此中意,就可以结拜姊妹。其中一位首先写一封结交书,送给对方。对方如果愿意的话,就写一封回信,同意结交,并邀请她到自己家中住几天。有时,一方需要考虑,并不马上回信,那么她很可能过一段时间还会收到第二封结交书,表示感情的执着。

  一旦两人成了结拜姊妹,就要不定期的书信往来,大多是表达感情,如怎样想念你,多么盼望见面,梦里在一起等等。信件有的是自己送去,有的是托人带去。带信的人只能是女性而不能是男性。如果托男性带女书信件,就会受到当地妇女的责怪和嘲笑。

  结拜姊妹中如果有一人出嫁,另外的人要写贺信,在她结婚的第三天送给她,这种贺信称之为“三朝书”。如果有一人遇到天灾人祸,其他姊妹一定要写信去劝解安慰。结拜姊妹喜欢聚在一起做女工,或纺纱织布,她们一边劳动,一边读纸读扇。可以大家同声歌唱,也可以一个人唱大家听。

  结交姐妹传统不仅使女性之间的人际关系更加稳定,也保证了女书的传承。这个地方有句古话,叫“丈夫面前不说真,姊妹面前不说假”。

  江永地区很早以前就有一个特别的节日,当地人叫“斗牛”。即每年阴历的四月初八,妇女们携带自己制作的美食到郊外野餐。聚餐时,大家会书写女书,唱歌跳舞。这是一项专属于女性的活动,不允许男性参加。

  婚姻读本“三朝书”

  与所有的文字系统一样,女书也依靠多种方式传承,有家族传教,即由母亲教授女儿,姑姑教授侄女,一代代传下去;另一种是亲朋问互教互学。此外,女书传承过程中,最有特色的就是婚嫁风俗中一个重要的活动——贺三朝。

  江永女子出阁的前3天,男方的迎亲乐队会经过泼竹叶水进入女子家中,女子的家人还需请一位家境殷实、人丁兴旺的中年妇女来哭歌。在出嫁的头一天晚上,新娘还要向父母哭离别歌,出嫁后到第三天叫做三朝,这一天,新娘的娘家亲人、闺中密友都要写一封女书向她视贺,这就是贺三朝。如果没有人在这天向新娘祝贺,周围的人就会看不起她。

  三朝书的装订和内容都非常讲究,只能写3篇。据对女书颇有研究的唐功伟介绍,三朝书的内容大多是劝诫大家要正确对待婚姻,孝顺父母,善待丈夫等。

  写在三朝书上的女书文字多数能保存下来,主要原因是三朝书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用途。它是一个女书刺绣的工具箱,里面装着刺绣的丝线、绣花图案,还有绣花时要用的蚕丝片。

  曾任职于江永县文化馆的周硕沂介绍说,他参与过一些挖掘活动,但他们所能挖掘到的女书原件,只有三朝书。因为过去在女书流传地,每当女书传人死后,其创作的作品便被焚烧或者放入棺中陪葬,致使保留于世的作品很少。

  女书自然传承已经终结?

  20世纪初,江永的学堂开始接受女子入学,学习女书的人由此逐渐减少,据统计,江永一带近百年来的女书传人共有64位,但她们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就已相继离开人世。

  周硕沂从1954年至1955年开始考察女书,他曾历尽艰辛找到一个水平较高的女书传人胡慈珠。但由于当时是个特殊的年代,他很快就中断对女书的研究。20年过去,他在恢复工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再寻女书传承人之一的胡慈珠。

  不过,这次寻找令人悲伤,胡慈珠已经去世。后来,胡慈珠的儿子告诉周硕沂,他母亲有一位结拜姐姐叫高银仙,对女书也很在行。顺着这个线索,几天后,周硕沂终于找到了80多岁的高银仙。1991年,江永召开了一个全国女书考察研讨会,但正要开会时,高银仙去世了。

  之后,女书研究者又在偏远山区找到一位年近百岁的女书传人阳焕宜。阳焕宜能写,能唱,还替他人写过三朝书。不过,与胡慈珠、高银仙等相比,她掌握的女书文字要少一些,参加的女书活动也相对较少,而且,就在2004年9月,98岁的阳焕宜老人也离开了人世。

  女书自然传人的相继离世和女书原件的大量流失,致使女书的传承岌岌可危,研究工作也面临困境。

  目前,关于女书自然传承的历史是否已真正终结尚有争议,但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对这项文化遗产的延续和传承,很大程度上只能通过课堂来进行了。

  期刊架位号[8700]

  (摘自《晚报精华·往事与旧闻》 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