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新刊先睹
High到爆的70年代风室内艺术怎么玩(2018/01/08)
发布时间:
  期刊架位号[4181]
  每当跟人聊起美国60-70年代,都忍不住地血脉愤张,其革命性与创造活力,可谓空前绝后:摇滚乐、迪斯科、休闲服、毒品泛滥与性解放运动,宣扬着民主、自我、开放与自由至上;创作宽容、精神自由、时尚、音乐、艺术领域灵感迸发。这奇妙的十年,这最好也最坏的年代,交织了太多生动的符号图像:冷战、工人运动、反越战;反叛的青年、垮掉的一代、扎染、迷幻药与嬉皮士文化;摇滚乐、猫王、Beatles与滚石乐队、空前绝后疯狂的伍德斯托克;Armstrong登月、太空时代、美国文化符号的太空动画《杰森一家》……每一个,都带着惊叹号。

  直至今日其流行元素还在影响当下:流苏、厚底鞋、撞色元素、喇叭阔腿裤、朋克feel、嬉皮士风……不单如此,60-70年代的室内设计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时期的室内空间,既迥异于50年代的气息,也与当代风格截然不同。大胆的色彩,重叠的图案,充满力量的鲜艳花朵,当我们失望于今天的室内装饰风格再没有曾经那般好玩时,便可以试着从60、70年代来寻找些酷酷的灵感。

  惊人的布料样式:

  从60-70年代的任何一张美国室内空间影像里,都不难发现其极具特色的大范围布料运用,是的,从被布料织物覆盖的沙发、椅子与其他家具中,已经传递出了60年代家居革命的信息:这些50 年代还充当空间装饰安静背景的布料织物、最多带点儿英式风格高雅花卉图案的布料织物,在60年代变得惊人的狂野和美妙!各种艺术样式,纷纷出现在室内家居空间中,热烈迷幻、重复图案的印花布料织物作为流行的家具、窗帘、墙壁装饰,点亮了整个空间,大片图案和颜色在空间里旋转游泳。

  英国装饰大师大卫· 希克斯(DavidHicks)在20世纪60年代受到与印度相关的鲜艳色彩的启发与嬉皮士运动、致幻药使用文化的影响,在60-70年代间推广使用“迷幻图案和酸性边缘的颜色”,对室内装饰产生了重要影响。而同一个时代,曼哈顿顶级室内装饰师之一的多萝西·德雷珀(DorothyDraper),也将“无光泽”的白色和“闪亮的”黑色作为她最喜欢的组合之一。

  标志性的关键色彩:

  虽然60-70年代的家居空间用色肆意,不过这十年的色彩运用,其实也有个变化过程:60年代的家居,首先以自然色开始,最先主要使用的颜色是鳄梨色(牛油果色)与黄色,打破50 年代的用色常规。其后十年,在颜色使用上日趋浓郁野性,直至最后鲜艳的霓虹色彩开始流行,以匹配自由表达与不同常规的思维方式。

  因而有美国设计师评论60-70年代的室内用色,“打翻番茄汤式的全红色厨房也未尝不可!”“有个像是用乐高积木拼好的客厅也相当可以接受!”“简直就是彩虹爆炸!”

  不过,要特别指出的是,70年代之后室内设计的用色,开始出现了两极分化的特点:一方面是色彩爆炸,另一方面大概受嬉皮士文化开始回归自然影响,这些“迷幻日光色”用到极致后似乎也产生了反作用——很多家居空间开始走起“全褐色”风。所以有人总结道,“描述70年代室内调色的最好方法很简单,可能就是棕色,棕色,棕色,棕色,少许紫色,棕色,棕色,棕色,有点黄色,棕色 ,棕色,棕色”。

  当然啦,将这一切都描述为棕色可能有些过于简化概括,很多时候这些空间的色彩,更像是一种向土色的过渡,其中包括焦糖的橙色和丰收的金色。这大致可以概括为大地色调开始逐步流行。

  舒适为先的豆袋椅与蛋椅:

  60-70年代的太空探索与反叛精神也影响了60年代室内装饰:太空探索中因轨道运动和缺乏重力使事物产生不同寻常的形状、反叛精神聚焦于塑造事物来适应人类而非相反,这些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这一时期经典家居单品的诞生:豆袋椅和蛋椅,设计师们抛弃了传统木制结构,塑造出了更柔软、宽松的椅子。

  豆袋椅即懒人沙发,既满足舒适又颇有趣味,能满足“任何形体、任何地点、任何地表”的需求,以嬉皮而懒散的形式受到欢迎。而蛋椅独特的造型,则在公共场所开辟出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像家一样让人舒适。

  粗毛地毯:

  堆积温暖的粗毛地毯成为这十年定义性的装饰,几乎每个20世纪60年代的客厅和卧室都有一块纯色粗毛地毯!

  深色熔岩灯:

  1963年, 熔岩灯(LAVA LAMP) 一投入市场,就因其至臻迷幻的气质很快成为60 年代人的POP ICON,LAVA LAMP 也被人称为水母灯,因其在玻璃瓶内好像有熔岩流动一样而得名,它利用热能原理造就了光影移动的变幻效果,反映了太空时代的动态、嬉皮士迷幻的影响。

  墙挂艺术品:

  60-70年代的室内空间,少不了用各种装饰细节来营造质感,除了各种混搭摆件之外,墙挂放射状装饰物、波希米亚风织物等也有时代味道。此外,挂这些艺术品能妥妥地为空间加分。——波普艺术

  “我是一个美国艺术家,我心里有的只是美国。”波普艺术家利希滕斯坦曾这样说,如实反映了波普艺术所吸取的美国养分。

  最早兴起于英国的波普艺术运动,在美国的头五年间并不受欢迎,占统治地位的是抽象表现主义,直至60 年代波普艺术才逐渐在纽约艺术圈受到关注。而扎根于美国现实土壤的美国波普,也逐渐成为反映60-70 年代美国社会的生动写照。

  从事波普艺术的艺术家,大多属于美国战后“垮掉的一代”“沉默的一代”,作为在丰富的社会物质条件与现代社会病症包围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没有过多历史背负,没有思乡的惆怅与欧洲艺术传统的束缚,他们如同不满现状的波希米亚人,面对美国当代生活,寻求自身存在的意义与价值。“绘画在镶金和玻璃的墓穴里昏睡太久了。现在是要把它叫醒到生活里去的时候了。给它一支烟、一瓶酒,穿了各种衣服,散着头发,纵声大笑。”波普艺术家克拉斯·奥尔登堡如是说。

  于是,我们看到了擅长将众人熟悉的商品形象进行组合、创造神秘大胆作品的詹姆斯·罗森奎斯特(James Rosenquist),他感兴趣于政治与文化人物在大众传媒中的流行与传播,代表作之一、拼贴画《总统选举》就将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形象与黄色雪佛兰和一块蛋糕相融合,通过融合、并置流行图像等方式进行政治社会评论;

  我们看到了罗伊· 利希滕斯坦(RoyLichtenstein)漫画和广告风格结合的绘画,他借用大众文化与媒体的意象,综合标志性色调和标志性大圆点(Benday dots)手法来表现“美国人的生活哲学”,“试着利用俗滥的主题,重新组织其形式使它变得不朽”来表达他的艺术观:“系统地感知,就是艺术的一切”;

  我们看到了安迪· 沃霍尔(AndyWarhol) 标志性的坎贝尔汤罐系列画,它们从未像之前的抽象派作品一样,单独因其形式或组成风格而闻名,使之变得重要的是沃霍尔不仅强调出流行的形象,还提供了近代人们如何看待这些事物的评论;是这些司空见惯的图像在艺术创作的语境里被组织成大规模的生产项目;是这个早期的手绘系列很快转向了丝网批量印刷,标志着现代艺术与大众文化意象机械技术的某种联姻。这100 幅坎贝尔汤罐的油画,将沃霍尔放在了艺术的世界地图上,永远改变了现代艺术的面貌和内容。

  以把握时代与革新观念取胜的波普艺术,还促发了60年代美国其他新艺术形式的发展,如拼合艺术、偶发艺术、环境艺术、新现实主义等,领导了世界现代艺术的潮流。

  ——OP 艺术

  欧普艺术(OP Art),又被称为视幻艺术或光效应艺术。正式使用这一名称,是在1965年的纽约现代美术馆画展。

  在欧普艺术中,艺术家往往利用垂直线、水平线、曲线的交错,以及圆形、弧形、矩形等等形状的并置,引起观赏者的视觉错觉,营造出奇异的艺术效果。这与60-70年代奇幻、爆炸、迷幻、自由的空间美学搭配,实在是气息相投。

  欧普艺术的代表艺术家包括法国画家瓦沙雷利(Victor Vasarely),英国画家莱利(Bridge Riley),以及美国画家阿纳基威治(Richard Anuszkiewicz),阿纳基威治所创的色彩浸润法与规整的几何图形,对后来的硬边艺术发展还产生了直接影响。

  ——硬边艺术

  作为抽象主义绘画的一个派系,硬边艺术产生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当50年代抽象表现主义在美国流行时,一些从事几何抽象主义创作的画家试图用几何图形或有清晰边缘的造型重塑一种新的风格,他们抛弃了抽象表现主义通常采用的色彩明暗对比与有立体空间的画面效果,代之以重视色相对比和平面感的大块色面。

  与几何抽象派相比,硬边绘画的艺术家们排斥数学式构图,他们坚信在如此简化的范畴内,艺术家仍可表现个性,他们的作品以在大画布上涂满强烈色彩的格子、条纹、方块、正V、倒V及圆形图案而闻名。而其色块丰富、强调个性、简洁几何图案等特点,也使其能很好地呼应60-70年代的空间特质,推荐给大家艾伯斯(JosefAlbers)、莱茵哈特(Ad Reinhardt)和纽曼(BarnettNewman)的硬边、几何及色域作品。

  ——街头摄影

  想营造60-70年代气息的空间,搭配彼时的街头摄影作品,最能衬托大时代的社会风潮,凸显新旧交替的时代味道。

  同许多热血青年一样, 美国摄影师Paul McDonough 深受《在路上》及环游美国的摄影师Robert Frank的影响,在上世纪70年代也踏上了自己的环美行程。他一路搭车、打零工,遇到有趣的地方就停驻下来,他耗费了十余年时间在路上,拍摄了很多60年代味道的黑白照片。

  此外, 美国摄影艺术家索尔· 莱特(Saul Leiter) 在20 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拍摄的一系列彩色城市摄影作品,也惊人地把握住了曼哈顿大城市漩涡中的安静人性时刻,在微小的可能性里塑造出了独特的城市田园风光。

  期刊架位号[4516]

  (摘自《财富堂》 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