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新刊先睹
演技炸裂潘粤明(2017/12/12)
发布时间:
  期刊架位号[2344]

  谁也没有想到,一部《白夜追凶》,让曾经清秀帅气、如今淡定沉稳的潘粤明再次翻红。《白夜追凶》自播出后收视一路飙升,目前播放量突破38亿,豆瓣评分高达9.0,堪称年度最佳网剧。网剧本身好评如潮,而同样受到大众关注的还有厚积薄发的潘粤明。

  遇到《白夜追凶》说明老天爷对我挺好

  仿佛被人遗忘了很久的少年,当潘粤明再次翻红,观众才惊觉,原来他的演技,这么炸裂。几乎是一口气追完《白夜追凶》的记者也瞬间变成了“关队”的迷妹。

  开拍前,曾一起合作过电影《脱轨时代》的五百找到潘粤明,潘粤明笑称:“他看到了我身上的精分气质。”于是,从天而降的《白夜追凶》,再次把潘粤明带入大众视野。

  剧中最吸引人的是潘粤明一人分饰两角,实则三种状态的角色设定。刑警哥哥高冷内敛、精于谋略,社会弟弟外向幽默、吊儿郎当,复制粘贴的容貌,截然相反的性格。潘粤明要同时扮演哥哥与弟弟,还要饰演弟弟假扮哥哥的状态,而某一集中甚至出现了哥哥谎称自己是弟弟的戏份。这实在太考验演技,但潘粤明很高兴,“老天爷对我挺好,终于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剧本。”

  说回角色,要演出关宏峰和关宏宇这对双胞胎的高度相似性和绝对差异性,对演技炸裂的潘粤明来说也不是轻松的事情。“兄弟俩同框的戏比较难拍。因为我演完哥哥再去扮弟弟需要时间,所以我要记住台词的位置,记住人物表情,记住中间停顿、情绪高涨的地方。到演第二个人时还要契合第一个人物的情绪,这部分挺锻炼人的。”在潘粤明看来,兄弟俩性格不同,职业不同,生活圈子也不一样,这些都会在无形中影响人的行为、动作和表情,他就从中下功夫。“虽然哥哥在明处,弟弟在暗处,但其实两个人正好相反,哥哥性格阴暗一些,弟弟阳光一些,这可能是最好区分他俩的地方。”下足功夫的潘粤明献出了教科书式的演技,让“剧里的人看不出来但观众一眼就能看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在剧中,弟弟因哥哥罹患“黑暗恐惧症”需要夜出昼伏,而戏外的剧组也一度日夜颠倒。“我们拍公安局的戏大概拍了近1个月,因为楼里在装修,所以没法录音,所有的戏全都是晚上拍的,那时一般早上七八点收官,下午四点多起来化妆。演的时候觉得挺过瘾的,但连续拍了100多天也确实有压力。”潘粤明告诉记者,对演员来说,不管拍摄什么题材的戏,只要真正用心都会觉得累。“这个戏本身比较烧脑,而且我们刚开机的时候就要拍大结局,杀青的时候又在拍开场。所以演员心里要对这些翻来覆去的剧情非常清楚才能演好,还是挺累的。”

  除了演员敬业,作为中国首部硬汉派悬疑推理网剧,《白夜追凶》拍摄现场的还原度极高,剧中的尸体都是真人出演,尸块等则用相似度颇高的动物内脏。潘粤明直言:“拍完这部剧后觉得做刑警真不是件简单的事儿。”

  精良的制作、步步紧扣的剧情、炸裂的演技,用才华和真诚慢慢打磨出来的良心剧得到了每一位观众的认可。如今《白夜追凶》播完了,而优酷也打出了“第二季原班人马”的口号。对此,潘粤明给粉丝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如果有第二季,肯定还会继续演,虽然累,但想给观众带来更多好作品。”

  青睐更有层次感的角色

  时光流转,回到十多年前,潘粤明还是国民小鲜肉,脸庞清秀、气质干净、眼神明亮。2000年,潘粤明因主演《非常夏日》获第七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新人奖,2002年因主演《情不自禁》获第九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2003年因参演《惊涛骇浪》获第九届华表奖优秀新人奖。他是《白蛇传》里的儒雅书生许仙;是《京华烟云》里玩世不恭的富家少爷曾荪亚;是《红衣坊》里聪明好强的张天云;是《孔雀东南飞》里专一痴情的焦仲卿。

  曾经的翩翩少年意气风发,后来因为某些大众知道或不知道的原因,一度退到了演艺圈的边缘,再出现时,竟成了微微发福的中年大叔。前不久,潘粤明在《脱口秀大会》中自嘲去年接到《跨界歌王》节目组邀请时被戳穿“半年多没有接到活了”。但是,看起来“沉沦”的潘粤明其实一直在沉淀自己,默默打磨演技。“我很早就想上话剧舞台,但都因为拍戏错过了。前年我演了半年多的话剧,对我很有帮助。”

  从2011年开始,潘粤明尝试从“小生”向“硬汉”转型,在《帝国秘符》中一改往日的文雅形象。过了小鲜肉的年纪,一些更有层次、更具挑战性的角色找上门,前两年的《唐人街探案》,短短几分钟他就把一个沉默、隐忍的杀人犯烙印在了观众心中。转型成功后戏路拓宽,接到的剧本也变多了,但潘粤明并不乱接戏,入行多年,剧本好坏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还是希望遇到能点燃自己表演欲望的好剧本,多跟好的导演、演员合作。”

  在演技方面,所有好作品中难演的角色都是潘粤明的老师。“其他优秀作品对我影响挺大的。我会多看好戏,看好演员在困境下如何解扣,这些都是人家经过生活历练、阅历和修养不断提炼出来的,对我帮助挺大的。看好演员的经典戏,是我日常的补课习惯。”

  如果说沉淀自己和打磨演技是内功,那好看的外表则是锦上添花。拍摄《白夜追凶》前,导演要求潘粤明健身减肥,但结果似乎收效甚微。“其实我一直也健身,以前每天都做500个俯卧撑,有时候还能超过1000个,后来工作节奏实在是太乱了。我房间里有跑步机,不是太累时我就出出汗,但有时候拍戏确实累,需要盒饭顶着,没减下来自己也很郁闷。演员确实应该比平常人对自己要求更严格,这个我做的不太好,有待改进。主要是平时胃口太好了,吃起饭来特别开心。”

  人生需要磨砺和一颗平常心

  《白夜追凶》大获成功后,潘粤明变成了真正的大忙人,宣传、访谈、拍片、上综艺,几乎天天连轴转,甚至有两天只睡了2个小时。

  记者忍不住问:再次翻红,工作量激增,有时甚至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觉得累吗?潘粤明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不累。”敬业的他认为这些都是工作的一部分,多宣传、多曝光,大家才会注意到他付出的努力。而得到大众的关注和认可之后,他才能有机会接触到更多好剧本和优秀的团队。

  回顾往昔,潘粤明的人生并不顺当,一系列的变故、演艺圈的沉浮,生活似乎给了他太多磨砺。但也因为这些磨砺,今天的潘粤明更加迷人了。“有些人可能比较顺利,但并不代表就能得到应有的生存能力,我觉得人还是需要一些磨砺,可能磨砺后才懂怎么做人,怎么谋生,这种成熟对以后的人生很有帮助。”

  有人说,演员需要经历生活的伤痛与磨练,才能沉淀下来,演绎出更深刻和饱满的人物。所谓痛苦是艺术的源泉,对潘粤明来说,坎坷和磨砺并不是坏事,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反而滋养了他。“演员这个圈本身就是浮浮沉沉的,而且竞争很激烈。既然干了这行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保持一颗平常心。喜欢这行我就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尽力做好。”

  拥有平常心,淡定面对人生沉浮的潘粤明私下的爱好也很文艺,受家庭影响,他从小就学习书法和画画。“空闲的时候喜欢写毛笔字,主要是行书,有时候也写篆书,还有就是画画,水墨画、彩铅、钢笔画、圆珠笔画等等。”潘粤明说,写写画画是他个人抒发感情的方式。

  如今回头看,潘粤明更加肯定自己一直追求的方向没有错。要非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可能就是胃口太好,人到中年有些发胖,只能给《白夜追凶》里的自己打75-80分。他告诉记者:“我怎么也变不成小鲜肉了,以后就想减减肥吧,尽量让自己显得精神点。”

  喜欢看弹幕 准备尝试数位板

  《无心法师》、《余罪》、《无证之罪》、《河神》……最近两年,出现了一系列“爆款”网剧。网剧已经丢掉了“低门槛粗制滥造”的标签,变成了有质感有风格的良心剧。《白夜追凶》就是潘粤明首次“触网”的作品,“我觉得现在网络市场特别好,受众特别多。在互联网时代,大家拿着iPad或者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欣赏到优秀作品,我觉得是一件好事。”

  在潘粤明看来,只要团队优秀,网剧和电视剧并没有什么差别,许多网剧的制作越来越精良了。而网剧独有的弹幕形式,更是比传统的电视剧受欢迎。潘粤明告诉记者:“我喜欢看弹幕,看大家及时地评论很快乐。说实话以前没怎么追过剧,所以对弹幕比较陌生,这次看大家对《白夜追凶》的留言,特别过瘾。大家猜测后面的剧情,还有好多人吐槽,看着就想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看到有网友说‘其实弟弟有妄想症,他把哥哥杀了,白天特意扮演哥哥,晚上再回到自己的躯壳里’,特别天马行空。”

  潘粤明精湛的演技赢得了许多迷妹迷弟,甚至很多艺人都为他打call。但与其他艺人粉丝去学剪辑、P图、压字幕等不同,潘粤明的粉丝仿佛演艺圈的一股清流,开始跟随自家爱豆学画画。为了表达感激,潘粤明也经常点赞翻牌粉丝的画作,渐渐地,他的微博仿佛艺术展一般。对此,潘粤明直言完全没有预料到,“我只是想跟大家交流一下我平时不拍戏的时候都在做些什么,没想到大家会跟着画,特别感激粉丝们。”谈及画画,现在的数位板可以直接将手绘画作上传至电脑,十分方便。潘粤明也表示:“我喜欢画水墨画,我看很多电子板画的水墨画也挺有意思的,我正准备尝试这个东西呢。”

  结语

  潘粤明成长于北京的老胡同,13岁给自己改了名字,希望自己能光“明”磊落于人世间。演艺圈十几年,如今皱纹爬上了他的脸庞,但这个历经沉浮的大叔“少年”,眼神依然明亮。比起年轻时鲜活的容颜,记者更爱他如今松弛的生活状态。拼劲全力打磨演技,其余的随遇而安、不疾不徐,他一直是潘粤“明”。

  期刊架位号[2344] 

  (摘自《消费电子》 2017/11 文 陈丽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