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新刊先睹
周剑生和他镜头下的世界遗产(2017/10/31)
发布时间:2017-10-21
  期刊架位号[5237]

  7月8日,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第41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大会)上,厦门的“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获准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2处世界遗产。

  9月3日至5日,以“深化金砖伙伴关系,开辟更加光明未来”为主题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在厦门市隆重举办,让厦门再一次受到世界瞩目。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构成的“金砖五国”无一不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而这些历经岁月淘洗却愈加灿烂的文明很多时候正是以自然文化遗产作为注脚。在此次盛会举办的同时,有一场“厦门会晤及对话会参与国世界遗产摄影展”令人眼前一亮。

  为配合此次盛会的召开,让人们更加了解“金砖五国”的文化,同时推动中华文化向全世界的传播,厦门市政府特邀当代优秀华人摄影家周剑生在当地举办世界遗产摄影展。

  艺术无国界。世界遗产是基于世界各国共同的价值观,为加强文化间的对话和相互理解而设,这与“金砖五国”厦门会晤所提倡的“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精神异曲同工。

  对于一名摄影者来说,最大的荣耀莫过于让自己的作品代表国家出现在世界舞台上,而周剑生有三次这样的经历。除了厦门影展,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在苏州召开,周剑生受邀举办“一个摄影家眼中的世界遗产”摄影展;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期间,周剑生被北京奥组委会唯一邀请,在奥运村举办“一个中国人眼中的世界遗产”专题作品(188幅)展示,还有80幅作品被挂在在各国代表团团长办公室内。

  从1994年起,周剑生自费环游世界拍摄世界遗产。23年间,他用了10本护照,足迹遍及五大洲的122个国家和地区,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世界遗产摄影的标志性人物。本次展览集中展示了其拍摄的“金砖五国”世界遗产精美照片数十幅,内容涉及自然地理、建筑遗址及文化景观等多个方面,五湖四海世界遗产的风采汇聚一处,让我们看到世界因自然和文化的多样而更美好。

  那么,在人人都有环游世界梦的当下,用23年遍走世界探寻世界遗产的周剑生在旅途中有哪些奇妙的经历?他在创作过程中对如何做到拍摄“和别人不一样”的世界遗产?积累了哪些独到的经验?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们采访了被称为“追寻世界遗产的独行侠”“行走的诗人”的周剑生。

  从开始到入行,他用了八年

  一切仿佛冥冥注定。刚到日本的时候,周剑生先在日语学校里学习了半年语言,后来在一次和国内友人交流时,友人提示,如果你真想搞摄影那就最好直奔主题,不要绕来绕去耽误时间。周剑生茅塞顿开,报考并顺利地被日本大学摄影系录取,日大毕业之后,还想继续深造的周剑生选择了去多摩美术大学攻读设计专业,并获得了艺术硕士学位。

  凭借扎实的艺术功底,毕业之后周剑生留日在一家服装企业从事拍摄和设计工作。

  那么,是什么让他将目光投向“世界遗产”这个值得被全人类正视和尊重的项目中呢?他与世界遗产又缘起何处?据周剑生回忆,大概是在1995或1996年,当时已经在服装厂工作的他在东京碰巧参观了一个名为“世界遗产100”的摄影展,影展内容是20几位摄影师拍摄的共计100幅世界遗产摄影作品,参展摄影师中大部分为日籍。在看到巴黎圣母院、埃菲尔铁塔等摄影作品时,周剑生发现有很多地方自己也曾拍摄过,而自己也对拍摄遗产项目很感兴趣。这次观展经历对周剑生来说带有一定启蒙性质,在那之后,他开始有计划地拍摄世界遗产。

  不惑之年才开始自己“世界遗产之旅”的周剑生显然具备目前很多年轻影友缺乏的特质——耐得住寂寞。2002年,周剑生在东京举办了自己首次个人作品展“世界遗产——周剑生摄影展”。这时,距离他第一次向世界遗产“进军”,已经过去了8年。

  在没有外界关注却从未停止探寻的这几年,周剑生只是偶尔将自己的作品印成贺年片赠给亲人朋友。期间,他也不是从未想过举行展览,展示“世界遗产”的迷人风采,只是“世界遗产”项目强调“世界性”,“自己如果只拍了十几二十几个遗产就办展,不成规模,又如何称之为‘世界’?”周剑生说。

  所以,直到遍访77个国家世界遗产之后的第8年,周剑生才让自己的拍摄成果第一次展示在世人面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从那以后自己才算真正迈入了拍摄世界遗产的领域。

  追寻世界遗产之旅,行路多的人故事也多采访中,健谈的周剑生讲述的几次拍摄经历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最有趣的是“老马识途”的故事。位于智利复活节岛的巨人石像是最神秘的世界遗产之一。当时,还从来没有人拍过摩艾石像的夜景,周剑生就想试着拍摄夜色中的神秘石像。在傍晚的时候,他骑着从村民那租来的马,带上拍摄需要的器材和装备,骑着马唱着歌顺着小路前往往荒凉的遗址……心满意足地完成拍摄后,周剑生突然发现天已经黑了,黑暗中辨不出回去的方向。在寻道无果后他索性放开缰绳,没想到老马晃晃悠悠地载着他走了两个小时,真的带自己找回了暂住的村子。

  事后周剑生也后怕,“但当时就是满脑子都是拍照片,别的都忘了。”在去复活节岛之前,喜欢做拍摄计划的周剑生其实已经在日本对着石头多次模拟拍摄过。在拍摄石像时,恰巧当晚月色正好,周剑生拍下了那副曾被很多次报道过的复活节岛摩艾石像。

  和“物以稀为贵”的道理相同,一张照片的精彩程度正是由其难以复制的珍稀程度决定,周剑生喜欢拍摄和别人不一样的影像。因此在选择拍摄时间上,不同于游客们在白天为世界遗产拍下的标准“证件照”,他的作品通常选择在早晚拍摄,力图呈现一种历史的沉重感和沧桑感。另一方面,每到一个拍摄地点,除了事先在脑海中模拟好角度,他还要根据现场地形,尽可能找到最新颖或尽可能使拍摄视角更宏观的地点。

  即使这样,要让照片与众不同还是有难度。这就必须要说到周剑生的“杀手锏”——在每次出门之前,制定一个详细而周密的“作战计划”。

  周剑生一年最少要出去拍摄世界遗产四五次,每次用三个星期左右前往大约7~15个国家。在如此赶的拍摄行程中如何精确计划旅程时间、购买特价机票,如何中转,在查阅大量当地资料和观看别人拍摄的作品后又如何做到和前人拍摄的作品不一样……这些问题是在两个月的准备时间里,周剑生无时无刻不在思索、计划的事情。最后,在实地拍摄前,整个行程已经在他脑海里翻来覆去地琢磨、演练,才能做到一个环节都不出差错。

  提到寻找“和别人不一样”的角度,还有次让周剑生“绞尽脑汁”的拍摄经历。在拍摄埃塞俄比亚拉利贝拉岩石教堂时,通常的视角下,在飞机上拍只能照见一个十字架,在地面只能从固定的角度拍摄。周剑生就一直想怎么才能和别人不一样?大家肯定没想到,他的方案竟然是用三根连接的竹竿将相机伸到空中拍。拍摄时,他还用另外一个摄像机辅助看拍摄效果,权当放大了的“翻转屏”。竹竿是在当地居民仓库里找到的,为了绑得更牢靠,周剑生突发奇想使用沾了水的床单来捆绑。这种执着确实让人佩服,“可能是因为过去军旅生涯的锻炼,自己的的动手能力比较强,‘歪门邪道’也比较多。”周剑生笑着解释道。

  还有一次拍摄故宫角楼的经历也很巧妙。前一天下飞机坐出租车的时候,周剑生听到车里广播说“今晚到明天有小雪”,他很激动,因为自己难得回北京,更难得见一次北京的雪。他连忙给相机充电,准备拍摄物品,第二天一早,一夜没睡的周剑生直接开车前往十三陵,但因为阴天,天空灰蒙蒙的,他并没有拍摄到满意的作品。傍晚时分,周剑生去城里碰碰运气,没想到平时总有摄影爱好者聚集的故宫角楼当时竟一个人都没有。天色已暗,架好设备时天已经黑了,而天空此时就像一个超大号的柔光板,在车灯的照射下,整个画面也形成了水墨画般的奇异效果。

  在周剑生这么多年的旅行中,他更多是被这些美丽、神秘的世界遗产吸引才会想去拍摄,在真正站到世界遗产前更会被其丰姿震撼。每次前往拍摄遗产,周剑生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而出去了一定也要照出两张“带劲儿”的作品,自己看着满意,还可以在别人面前“显摆”。

  旅行的诗人,洒脱的智者

  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周剑生经常被称作“行走的诗人”,这个评价出自我国当代著名剧作家、文学家、诗人苏叔阳。由于苏叔阳与周剑生的母亲相识,两人很早就已经认识了,但真正使其对周剑生刮目相看是在一次展览会上。当时周剑生送给苏叔阳一本自己拍摄的画册,苏叔阳在看后觉得“小兄弟”拍得非常好,这个项目也相当了不起,便写了一篇对周剑生的寄语,内文将他概括为“行走的诗人”。从那之后,“行走的诗人”这个说法就开始流传开来。

  从44岁开始遍走世界的周剑生可以称得上足够自由洒脱,走得越远、去的地方越多,越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能赚钱也要会花钱,不然钱就等同于一张白纸。”周剑生这样说。在20多年的世界行走中,他没怎么想过攒钱,也没怎么想过买房置地,而是将精力主要放在了自己喜欢的摄影上、放在了前往世界各地探寻世界遗产的旅途中。

  在安土重迁思想颇重的中国,年过花甲的周剑生还精神奕奕,说到故事精彩之处两眼闪光,像个天真的“顽童”。洒脱的人生观,让周剑生的人生过得与“标配”不同。

  “我的兴趣是拍照片,我的乐趣也在这儿,照片好了我就高兴。‘自由散漫’地走遍世界,这辈子过瘾!”周剑生说。

  期刊架位号[5237] 

  (摘自《摄影世界》 2017/10 文 二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