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津渡到伯先路

-感受镇江的风情画

图/编写:冯方宇

  镇江市西北的云台山下,围绕着两条不同风格的悠悠小街,一条是有着典型的近代殖民时期建筑风格的伯先路,一条是有着典型的江南古典小街风格的西津渡街。两者的风格虽截然不同,但在这里却显得那么的协调-历史与文化的协调。比起其它镇江的著名景点来说,它们显得没有名气,但正是如此,她们才得以保留那原汁原味的建筑风格和本土风情,她们具备的魅力足以另人留连忘返。
  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州。
  这是唐诗中的一首短诗,诗人叫张祜,诗名为《题金陵渡》。其实诗中的“金陵渡” 是指镇江今天小码头街一带(西津渡)。古代镇江,一直就是沟通大江南北的要冲。无论春秋时代的朱方,秦代的丹徒,三国的京口,金陵渡都是当时的军事重地和交通要津。 隋唐以后,朝廷打压六朝古都的南京,贬为县级,镇江却升为润州,再由于南北大运河的修通,镇江地位日显重要。在那漫长的岁月里,它是我国东南地区漕粮、丝绸等物质北运京师的重要港口。历代著名文人李白、孟浩然、张祜、苏轼、米芾等都在此候船、登岸,并留下为世传诵的篇章。
  西津渡古街是一条令人称奇叫绝的古街,全长450米,历经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在不到五百米长的滨江街道上,唐宋元明清历朝遗迹历历可数,沿坡而建的三道券门,古色古香,门楣上历代名人的题字石刻清晰可见。元代的昭关石塔,清代的待渡亭等,均完好无损。西津渡古街上的过街石塔是整条街的灵魂,它于肃穆中透出宁静。历经600多年沧桑,依旧神闲气定,俯视芸芸众生。这是一座建于元代的喇嘛石塔,雄踞古街最高处,为元武宗敕建。当时,代替它的是十字寺,为基督教之礼拜堂,是元武宗下令毁拆十字寺为佛寺,并亲令京前画塑元大都工匠刘高仿京刹梵像而作。皇帝亲谕,自然不凡,一纸诏书,化激烈宗教斗争于无声,这座古街上,便多了一座造型精美、独具匠心、寓意深刻的佛塔,现在已被认定为国内保存最完好、时代最久的过街石塔了。来往行人每从塔下经过,便经历一次顶礼朝拜,虽然前程未卜,但至少给人以心灵的慰藉。横亘的云台山作为天然屏障隔去市区的喧嚣,也较好地保存了古街的风貌。这里的建筑,为江南清代民居特色,门楣上都镌刻长安里、吉瑞里等字样,层层深院,进进房屋,相互通连,又自成一体。临街建筑多为二层小楼,雕花栏杆,传统花格窗棂,漆成朱红色,因是依山缘江,高低错落,节奏明快。夜色下的西津渡古街,显得平静,行人来来往往,居住在临街的居民,便打开门窗,让灯光照射在石板上,然后搬出小桌凳椅,摆上饭菜,在屋外吃饭。有的老人则躺在竹椅上,听着扬州评话,闭目养神,安详自在得教人嫉妒。
  而西津渡街与伯先路的交界处,却有一座非常漂亮的殖民时期建筑-原英国领事馆,现在是镇江博物馆。原英国领事馆建筑风格为东印度式的,共5幢,是英国在中国沿海沿江建造的最早的领事馆之一。她依山傍江,错落有致,虽经百年风雨,但风姿依旧。这样具有重要历史、科学、艺术价值的近代建筑遗存,风貌之独特,保存之完好,在全国比较少见。红色,黄色,灰色的墙体体现了殖民者的品位,不知当时殖民者在自己欣赏的建筑阳台上看着当地人虔诚地膜拜石塔是什么样一种风景。伯先路上还有一些出色的近代建筑,广东人建造的广肇公所就是一座很像广东堡宅的建筑,高墙,高门脸,有着漂亮砖雕的大门。由国民党元老于右任题写匾牌的镇江会馆仍发挥着它原来的作用。还有一些不清楚原名的洋建筑也是风韵尤存,掩映生辉。
  这样的建筑、这样的风情、这样的文化,让人仿佛回到那种文化碰撞,互相交融却充满幻想的遥远年代。
  有人说过这样的话:“漫步在这条古朴典雅的古街上,仿佛是在一座天然历史博物馆散步。”

西津渡街上建于元代的过街石塔是整条街的灵魂,历经600多年沧桑,依旧神闲气定,俯视芸芸众生。

由国民党元老于右任题写的镇江会馆仍发挥着它原来的作用。

 

伯先路近代传统式建筑-红十字会

 

伯先路近代传统式建筑-肇庆公所

 

西津渡街已成为市井。

 

伯先路与西津渡街的交界处是十分漂亮豪华的原英国领事馆,也算是本土风景与殖民文化的一个交界。

 

就要进入西津渡街

残留的清代火炮也是古街的见证。

 

在西津渡街上望原英国领事馆

古街也是信佛者的朝拜地

国内唯一一座保存完好、时代最久的过街石塔就在狭窄的小街上,来往行人每从塔下经过,便经历一次顶礼朝拜。

 

西津渡街两旁的建筑

依山而建的古街建筑,因是依山缘江,高低错落,节奏明快。

临街建筑多为二层小楼,雕花栏杆,传统花格窗棂,漆成朱红色。

破败的亭台,带出的是宁静的生活。

高低错落的古街

这里的建筑,为江南清代民居特色,门楣上都镌刻长安里、吉瑞里等字样,层层深院,进进房屋,相互通连,又自成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