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圆明园

图/文:冯方宇

  这里展现的不是大家熟悉的圆明园,不是那些个长春园西洋楼的残垣短壁,而是一个被人忘却的、却是真实的、另人震撼的圆明园……

  2006年,我来到圆明园,这时候,我的“考古”兴趣已经从陵墓宫殿转向了园林。我想凭借双腿,在两天内走完圆明园遗址,可不巧的是,圆明园本园的遗址被封锁起来了,不对外开放。因为遗址要经过考古发掘之后才能对外开放,所以,只能在长春圆和绮春园转转,扫兴而归。2008年,圆明园遗址九州清晏景区正式开放了,大家第一次真正的踏上了圆明园本园的土地,经管没有一处保留的建筑,但是大量的遗迹和基本完整的山型水系还是让人深深的体验到了圆明园本园的独特魅力,和“大水法”截然不同的风格,这里才是真正的圆明园!不过,还有半个圆明园没有开放,圆明园北部大半还处于毁坏后的“原始”状态,各个遗址还深埋在地下,荒芜不堪。今年2月,我终于又踏上了圆明园的土地,闯入了未开放的“禁区”,见识了真正的圆明园,感慨不已……

  曲院风荷是仿造杭州西湖的曲院风荷修建的,原本是个很大的荷花池,中间有个九孔石桥,叫金螯玉栋桥。曲院风荷还有一个很大的船坞。现在,曲院风荷上只展现出了金螯玉栋桥的石块,在桥遗址两旁,新修了两座木头曲桥。曲院风荷现在做为了九州景区的门户迎接着陌生的拜访者。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曲院风荷,真迹还在法国

  绕过曲院风荷,一直向南,就到了圆明园的正大光明,正大光明相当于圆明园中的“太和殿”,是皇帝处理政事和举行大典的地方,不过正大光明殿远没有太和殿庞大,我估计和颐和园里的寿皇殿差不多大。现在除了最后面的叠山,正大光明殿几乎已经没有什么遗迹了……而正大光明殿正对的圆明园大宫门目前还被民居占用着呢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正大光明,真迹还在法国

  九州清晏是一个很大的景区,取的是天下太平,江山一统的意义。九州清晏建筑群坐落在一个岛上,四周环水。九州清晏是康熙时期就修建的景区,是圆明园最早的景区之一,在道光年间,一场以外大火将主要建筑烧了个精光,从此九州清晏大为逊色。不过九州清晏还有一个重要建筑,就是“天地一家春”,这里是后妃的居所,慈禧太后就是从这里发迹的。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九州清晏,真迹还在法国

  长春仙馆,是圆明园四十景之一,原本叫莲花宫,到乾隆时改名叫长春仙馆。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长春仙馆,真迹还在法国

  上下天光,取自范仲淹《岳阳楼记》“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其实上下天光是一组有着亭榭和曲桥的精美建筑,道光年间,改成了一个码头。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上下天光,真迹还在法国

  慈云普护,是圆明园中主要拜佛烧香的场所,供奉着观音像和关公像。慈云普护正好坐落在九州清晏的正北,统治者正是希望菩萨能守护保佑着整个圆明园。现在慈云普护也仅存地基遗址。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慈云普护,真迹还在法国

  坦坦荡荡,是康熙末年就修建起来的景区,主要建筑是三组鱼池,即使现在,现在还能看到一个精致的金鱼池遗址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坦坦荡荡,真迹还在法国

  坦坦荡荡往北,就到了杏花村馆景区,杏花村馆是模仿古诗意境修建起来的一处非常有农家情调的建筑,中间还有一块菜地,两旁还有“农舍”和井亭,周围种有大量杏花,非常有意境。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杏花春馆,真迹还在法国

  穿过禁区,翻过障碍,就看见了著名的万方安和,万方安和有着清代皇家园林中独一无二的建筑,在水面上,有一座平面呈“万”字型的游廊建筑,四通八达,中间是皇帝的宝座,西路还是一个戏台。经过考古发掘,万方安和现在只呈现出了那“万”字型的台基,在冰冻的湖水里凝结着。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万方安和.,真迹还在法国

  过了万方安和,一直向西,就是月地云居的遗址。月地云居起初供奉着着雍正的画像,但等到鸿慈永佑皇家祖庙修好之后,祭祀就统统搬到前面去了。月地云居就改成了一座辉煌的皇家寺庙。 现在月地云居地面只留下了那四座开裂的夹杆石,地下的遗址还等着人们去探明。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月地云居,真迹还在法国

  武陵春色,现在这样的枯涩状态,让人努力去试想起当年这里桃化遍布的世外桃源般的景色。武陵春色,正是康熙按照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的意境去修建的。



遗址上有被遗弃的小屋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武陵春色,真迹还在法国

  日天琳宇,仅存的几块夹杆石,似乎是乱坟岗上的无名石碑。日天琳宇原本是一处供奉着中国神话中各种神灵的寺庙,雍正喜爱这里,把雍和宫的样子搬到了这里。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日天琳宇,真迹还在法国

  鸿慈永祜,在这里最后死去的是两百多宫女太监,他们被英法联军的火焰吞没,以他们不太相称的身份为皇帝的列祖列宗殉了葬。如今这一京城三大祖庙之一的“安佑宫”已经踪迹全无,只剩下一些当年古树还在悲示着他们怪异的姿势。不过大家现在还是能在北京大学里看到当年从安佑宫遗址迁过去的华表、麒麟、丹陛等石刻。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鸿慈永祜,真迹还在法国

  紫碧山房,只留下了假山叠石,这里已经到了圆明园的西北角。这里是乾隆按照苏州寒山寺的意境修建起来,现在五环路的紧贴已经让意境全无。

  皇帝的果园在紫碧山房的东面,乾隆喜欢在这里种植水果以进贡给他的母亲。



果园以及顺木天遗迹,原本是一座八方二十四柱高台



濂溪乐处,原本是一处很大的荷花池,中间是一个小岛,上面有一组建筑。看看清宫廷的画本,能闻到那阵阵的荷香。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濂溪乐处,真迹还在法国



文源阁,曾经是皇家著名的藏书楼,现在有几座民房占据

  坐石临流是一个很大的景区,有趣的前半面是个皇帝的娱乐场所,有著名的大戏台“同乐园”,还有皇帝体验市井生活的买卖街。而后半面则是一个庄严的佛教城池-舍卫城。舍卫城中供奉着圆明园内最珍贵的佛教造像和法器陈设,被强盗掠夺一空。

  站在舍卫城遗址之下,会让人怀疑这是在圆明园内,好象漂到了大漠孤烟,高大荒凉的城墙遗迹分明是一座哭墙。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坐石临流,真迹还在法国,画面中舍卫城隐约出现在云雾中。

  水木明瑟,是雍正时期修建水力风扇的避暑好去处。如今只有几块太湖石。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水木明瑟,真迹还在法国

  西峰秀色,是舍卫城北面的一大景区,非常丰富巧妙的建筑,是雍正最喜爱居住的寝宫。

  荒无一人的遗址,冷风瑟瑟,日头西下,遗石埋墁,最能让清醒的是远处北五环路上汽车无情的穿梭声。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西峰秀色,真迹还在法国

  北远山村,似乎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个景区是雍正皇帝在繁忙国事之外,跑来扶犁耕地、放松心情的好地方。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北远山村,真迹还在法国。

  在封建时代,农业为国家之根本,农民的地位和名声要比商人、手工业者高,真是“我种地我光荣”。清代前期的皇帝非常重视农业,每年要在先农坛举行亲耕大典。而雍正在圆明园中幻想着变成耕者、渔翁、散人、隐士等等,当时的宫廷画师在画纸描绘出了皇帝的理想。

  “春宜花、夏宜风、秋宜月、冬宜雪”,四宜书屋,北处的山居书屋,是一个梦幻般的完美书屋。

  《西洋楼铜板图》当年就存放在里面。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四宜书屋,真迹还在法国

汇芳书院,还保留着大片的地基,这里曾是书院型的园林。

目前也只能看到一些精美的太湖石。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汇芳书院,真迹还在法国

  方壶胜境,是圆明园最精妙的一组佛教建筑,就坐落在离西洋楼不远的地方。乾隆显然在这组建筑上费了不少心,这座在福海东北角的港湾里的仙山琼阁,标志着乾隆已经把雍正时期圆明园的村野风格过度到宫殿风格,豪华奢侈之风开始改变着圆明园。



方壶胜境岛上,布满了从水里打捞上来的汉白玉石构件



方壶胜境残迹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方壶胜境,真迹还在法国

  方壶胜境北岸,天宇空明遗址

  廓然大公,已经成了一个干枯的池塘

  廓然大公,曾经气势庞大,在假山上可以看到福海全景,也是整个圆明园里叠石最多的景致。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廓然大公,真迹还在法国

  碧桐书院遗址,曾经是精致清净的建筑,是满足皇帝喜爱梧桐树而修建。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碧桐书院,真迹还在法国

  基本没有什么遗迹的多稼如云,怪树哀姿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多稼如云,真迹还在法国

  福海边的几组建筑遗址,接秀山房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接秀山房,真迹还在法国

  澡身浴德,是帝后乘船去中心岛——蓬岛瑶台最佳的码头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澡身浴德,真迹还在法国

  涵虚朗鉴遗址,远望香山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涵虚朗鉴,真迹还在法国

  别有洞天,一组环抱在小山小水中的建筑,雍正进行道教修行炼丹之处,的确别有洞天。



清代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别有洞天,真迹还在法国

  日落下的福海。

  正如日升日落的规律无人能改变,消逝的建筑也无法再真真重现。

  残缺,正是历史留给后代最好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