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又发现明故宫石刻

彼此空间工作室 图/文:冯方宇

  位于南京紫金山南麓的桂林石屋原来是民国政府主席林森的别墅,建于1932年,由广州市政府捐建。石屋分两层,用青龙山石砌筑,四周遍植桂花,故名桂林石屋。屋前有170级石阶通往山下,屋后有虎皮石砌大明沟,防山洪下泻。抗日战争时期石屋被日军炸毁,尚存半壁框架。由于桂林石屋早已成了一片废墟,所以一直很少有人关注。近年来桂林石屋被划入灵谷寺公园景区,修筑了通往石屋的道路,使得游人能方便的游览石屋,由于与主要景区距离较远,所以游览的人并不多。
  笔者多次到现场观察过桂林石屋的废墟,通过认真的观察和比较,笔者认为当年桂林石屋的修建使用了一批南京明故宫的石刻,有相当高的历史与文物价值。其理由至少有三:
  第一:桂林石屋的石栏,柱头,角螭,碑额等都与明代皇家建筑的风格一致。走过石阶尽头便到了桂林石屋的门亭,现在门亭只存有四座断裂石栏。再往上有一个很小的平台,四周用的石栏都是明代皇家建筑的风格,其石柱头都为盘龙和云纹,雕刻极为精美。而石屋正面的各个角端都用了古代建筑常用的角螭作为装饰,从遗址现场来看一共用了四只角螭,只有一只比较完好,其余都残缺不全。这些角螭与明故宫遗址的角螭雕刻风格一致。明故宫当年的宫殿众多,根据遗址现场的角螭来看应该是一些偏殿(东宫、西宫)的石刻,而三大正殿(奉天殿,华盖殿,谨身殿)的角螭体积应该更大。从南京民国仿古宫殿式建筑的装饰风格来看,并没有制造出与明代风格一致的建筑装饰物。例如,国民体育场的竞技场建筑的角螭便简化了古代角螭复杂的外型,显得比较简洁;而光化亭的角螭更简化到了用云纹组成。南京民国建筑的石栏,柱头一般都用花岗岩或水泥制成,多为云纹装饰。规格最高的是“美龄宫”的石栏与柱头,是用汉白玉雕刻的凤凰柱头(据说是蒋介石为表达对宋美龄的爱意特意制造的),而从未出现过盘龙柱头。因为当时是刚刚推翻帝制不久的年代,统治者怎么能再以龙自居呢?连丹陛上也没有出现龙的影子。另外,在石屋的墙体上,镶嵌着两块大型碑额,两块几乎一模一样,其中一块背后还有“御……”字样(另一块背后已湮没在土中)。可以断定这两块碑刻至少是清代的皇家石碑,因为民国建筑中不可能出现御制石碑。它们是否为明故宫的遗物还有待考证。
  第二:这些石刻与修建桂林石屋墙体的石材有着显著的差别,显得年代久远,表面非常陈旧。根据与明孝陵的建筑遗址对比,发现二者十分接近。而墙体的石材无论从颜色和风化的程度来看都比较新,是民国时期开采和修筑的。
  第三:从林森的个人爱好来看,这批石刻也极有可能是林森从明故宫遗址调用的。林森本人非常爱好古代文化,对古代建筑也是十分欣赏。他批准在明故宫遗址上修建了“东宫”、“西宫”两座仿古建筑,也是希望在明故宫遗址上建立中央行政区,逐渐恢复和保护明故宫建筑。而当时明故宫遗址上有大量的石刻,因此从明故宫遗址调用一些石刻,用于自己别墅的装饰,满足自己的精神追求,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那么这些石刻有没有可能是就近取材从明孝陵遗址上调用的呢?笔者认为没有这个可能。孙中山就职临时大总统后,便亲自带领官员拜祭了明孝陵,明孝陵在民国时期是重点保护的文物;并且,明孝陵建筑中有角螭的建筑是享殿门和享殿,从现在的享殿门和享殿的遗址上来看,所有的角螭虽然残缺但都还在,石栏和石柱曾全部被推倒,砸坏,但从恢复的石栏和石柱来看,也没有明显缺少的迹象。而现在的故宫遗址上一件石栏和石柱都没有,除了大量埋在地下,笔者认为完整的、非常有价值的石栏和石柱都被调用去装饰桂林石屋了。
  应该说南京的古代石刻遗存实在很多,特别是明代石刻,在明故宫遗址的范围内,你很容易看到明代石刻遗存。无梁殿前的一座巨大明代石龟趺,志公殿前的一座令南京三大碑(神功圣德碑、徐达墓石碑、李文忠墓石碑)都逊色的巨大明代石碑额…都没有记载,不知出处。应该说,南京还有很多像这样的古代石刻,值得我们去考证研究。

 

桂林石屋遗址

 

来自明故宫遗址的精美的盘龙柱头

被毁坏的明故宫遗址角螭

掉在地上的角螭嘴

保存完好的明故宫遗址角螭

 

雕刻精美的明代石刻

两块嵌在墙体中的御碑额,其中一块背后有“御……字样,至少是清代的皇家石碑

与植物融在一起的明代散落石刻

散在四周的明代柱头

埋在土里的角螭

民国时期的建筑残件与明代的风格相差很大

残损的明代石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