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飞烟灭的十三爷

图 / 文 冯方宇

  2005年5月9日,河北涞水县祖冲之中学的操场上锣鼓齐鸣,许多老百姓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以为是学校的仪式罢了。可随着几辆不同寻常的警车和卡车开进学校,附近的居民也开始都跟着进去看热闹了。一辆天津车牌的货车缓缓开进学校,在操场边停下,油布掀开,一个大木箱呈现在众人面前,大家欢呼起来,都在翘首期盼着木箱的打开。

  工作人员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木箱打开, 一个漂亮的汉白玉圆雕瑞兽呈现在大家面前,原来是一个国宝石刻,这时操场上的人群立刻沸腾了。与国宝一起到来的还有一辆中型吊车,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将石刻用绳索捆好,用吊车将瑞兽稳稳吊放在了原本在操场上的另一只瑞兽旁边……

  事情还得从国宝的丢失说起,20天前,东营房村的村民发现,村委会门前的汉白玉圆雕瑞兽“朝天犼”少了一只。村干部当即向公安机关报案。警方经过十几天辛苦的追踪调查,终于在天津缴获了国宝,并抓住了首犯……,随后,国宝被运回涞水,并且之前把另一只国宝“朝天犼”也转移到了县里最好的中学内,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如此一来,一个“国宝回家”的故事“圆满划上句号”,可是这只国宝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回家,而只是回到故乡而已。而它们真正的家在哪里呢? 这对国宝“朝天犼”为何如此重要呢,为何牵动着这么多人的心?

  离开县城大约20里地的西营房村,有一处荒芜已久的王爷坟,还残留着几座高大的汉白玉牌坊和华表,周围是大块农田,农民正在劳作,麻雀唧唧喳喳不停的叫着。

  这里就是中国现存最大的清代王爷园寝-怡贤亲王允祥之墓,那两只国宝 “朝天犼”正是允祥墓华表顶端的构件。

  我对十三爷允祥初识源于多年前的电视剧《雍正王朝》,那个敢做敢为,任性不羁的十三爷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是雍正皇帝胤禛的忠实追随者,也为胤禛登上皇位和后来的统治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爱新觉罗·胤祥,生于康熙二十五年十月初一日(1686年11月16日),卒于雍正八年五月初四日(1730年6月18日),康熙帝第十三子,雍正元年被封为怡亲王,并世袭罔替,是清朝有史以来的第九位铁帽子王。雍正上台后,为避皇帝名讳,所有皇子都不能再用“胤”字,都改为“允”,胤祥即改名为允祥。

  允祥的一生颇具戏剧性,前36年,他一直默默无闻,且因卷入康熙晚年的储位之争受到圈禁。后8年,是在其兄长胤禛即位后度过的。他从一个闲散皇子骤升亲王,得到了各种特权和殊荣,长期受到压制的才华也得到充分施展。可惜他只活了45岁,在历史舞台上来去匆匆。他身后备极哀荣,追谥“贤”。这是对一位死去王爷品行的最高评价。

  拜访这样一座破败的清代最大的王爷园寝,无须带有太多的感慨嘘唏,因为这就是历史的残酷性,只要用心去体会他的真实就好……

  秋日里一天,却弥漫着雾气,我一早到六里桥坐车,没想到到涞水要去利泽桥,只好先坐到高碑店,然后再转车到涞水。到涞水,坐上中巴车七转八转,最后还是靠村民的摩托车才找到了允祥墓。尽管事先已经了解过允祥墓的遗存,但现实中的那些高大的建筑还是给我以不小的震撼。

  我走过很多古墓遗址,以往的陵墓、园寝一般都是坐北朝南,而允祥墓是特例,坐西朝东,这表明陵墓是对着北京的方向修建……

  首先看到的就是允祥墓的神道碑,原本的碑亭早已不存,只剩下一座神道碑,幸运的是碑保存的还算完好。神道碑上的文字是“忠孝诚直勤慎廉明和硕怡贤亲王神道碑”,这一长串的谥号,明显高出清代任何一位王爷,这说明在雍正一朝,允祥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是多么的重要。

  神道碑后向西,神道望去,有一座高大的火焰牌楼,这种火焰牌楼在清代陵园中很罕见,我只在清西陵前面的山上看到过,而那是清西陵的最前端,是雍正皇帝泰陵的牌坊。 这座火焰牌楼可以说是清中前期的佳作,不仅高大,雕刻还十分精美。 现在,火焰牌楼并无人看管。非常有趣的是,火焰牌楼已经成了麻雀的地盘。牌楼上的窟窿,云板上的镂空,几乎全被麻雀占据,安了小窝。加上旁边正好是农田,麻雀们一个个吃的滚瓜溜圆。

  火焰牌楼之后大约100米,又是一座三开间的汉白玉大牌坊!牌坊上各种构件,丝丝入扣,精巧的浮雕和线雕,模仿的是和玺彩画。牌坊中间的石匾上,似乎有字,但一点都看不清楚。我个人非常喜欢这样的建筑,这种石牌坊的结构源自于明十三陵神道上,建于明嘉靖年间的大石牌坊……

  陵墓前设置两种牌坊,这只有在皇帝的陵墓前才有,比如像雍正的泰陵,不仅前端有火焰牌楼,在大红门前,还有东、南、西三面汉白玉大牌坊。而清皇家的早期礼制规定,王爷的园寝不可能有两座牌坊。雍正对自己的十三弟的热爱显然已经突破礼制的限制,为了永远纪念自己的弟弟,雍正下令为允祥修建一座超大的园寝。这座三开间的汉白玉大牌坊,与雍正自己的泰陵前的大牌坊和顺治孝陵前的大牌坊几乎如出一辙,最大的区别是只有三开间,而东陵和西陵的大牌坊有五开间,这是礼制的需要。雍正建造的允祥墓甚至模糊了王爷园寝和帝陵的界限,允祥墓俨然就像一座小帝陵……

  再向神道中间走去,是一座宽大的五孔桥,桥下的水早已干涸,桥上的石栏也早没有了,想必那石栏雕刻的一定很精美……, 五孔桥桥拱上的霸下石雕,是震水的异兽,可是原本十个石雕,被盗去九个,留下的一个可能是因为比较残破而没有被盗……

  牌坊向西数十米,两座华表出现在眼前, 走进一看,这两座华表高大的很,可以和天安门前的华表相媲美,不过与天安门前的华表装饰不同,这两座华表为八棱柱,每个棱面都有二龙戏珠的图案,十分精美复杂。 而南面的华表,已经被一片杨树林包围,有着高大的树木掩映。仔细看这两座华表,总少了冲天之势。

  原来华表顶端的“朝天犼”早年被盗,不过并没有流失,两只“朝天犼”被追回,放在了村子里。可就在去年,两只望天吼又成了盗贼的目标,不法分子开着卡车轻易的盗走了一只“朝天犼”……

  再往西是一座小桥-佝偻桥, 桥栏早已经没有,只留下榫头。 往前不远处,又是一座桥,三孔桥, 桥是汉白玉打造的,可惜已经布满灰土和垃圾。

  桥的尽头便是十三爷的陵寝主体,村民大叔带我走向宝顶遗址,脚下走过的菜地便是享殿的遗址,几块半埋在土里的绿色琉璃瓦碎片还在证明当年建筑的辉煌,那应该是享殿大屋顶的遗物。由于两百多年来的盗掘,陵寝主体部分荡然无存!走过享殿遗址, 就是十三爷允祥的地宫所在地, 很难想像,原本高大的宝顶变成了塌陷的土沟,允祥的棺椁、随葬品、地宫建筑已经没有一丝遗迹了, 边缘厚厚的夯土层表明这里曾是宝顶封土的所在地。如今,允祥之体也和大清朝一样,早已灰飞烟灭。

  村民大叔介绍说,他小时候在周围还看见过围墙的遗迹,红墙绿瓦,现在一点都没有了……他还说,现在怡亲王的后人每年还要到此祭拜允祥,在神道碑前摆上贡品,磕头祭奠。

  雍正四年(1726年),由于不可琢磨的原因,雍正不想随祖父顺治、父亲康熙葬在河北遵化东陵,而是想另起炉灶。允祥受命,为皇帝选陵址千辛万苦,最后终于在河北易县千挑万拣觅得一块利于万年之后安身,于子孙后代的兴旺的风水宝地作为陵址。雍正对十三弟心生感激。于是他把允祥找来,决定把自己万年吉地附近的一块“中吉”之地赐给允祥。谁知允祥听后,“惊悚色变,惶恐固辞”。允祥说这块地只有大富大贵之人能够享用,自己身为臣子,绝不能在属于帝后们的陵地上修建陵墓,所以一再推托……

  他又四处寻找,最后终于在涞水县境内为自己找了一块平善之地作为墓址,允祥认为才是他所适用的,允祥奏请雍正把这块地赐给他。雍正知道允祥是铁了心了,不得已同意他的请求。允祥接到圣旨,高兴得手舞足蹈,说:“皇上待我隆恩异数,不可枚举,今兹恩赐,则子孙俱受皇上之福于绵长矣。”当日,就派护卫前往起土。过了数日,护卫把土色呈给允祥,允祥竟然“取一块捧而吞之”。雍正听说允祥吞土之事,对他的十三弟更加敬重了。允祥死后, 雍正还在奉天、直隶、江南、浙江为他修建了祠堂和宗庙。

  看着远处淡淡的群山,我明白了允祥为何坚持要选择在这里安葬,而放弃葬在皇家陵园内。远离京城复杂的官场喧嚣,抛开政治,归隐这山青水淡的风水宝地,正是允祥之意。如今允祥虽已灰飞烟灭,但十三爷留下的传奇故事和政治才略仍在被后人佳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