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雷(2017/12/25)

  期刊架位号[5849]
  我认识一个男人,家住我们隔壁。每当他心里不痛快,就会放电,那电压不大不小,刚好够把人一下震开,轻者一愣神,重者摔一跟头。具体伤势呢,那要看是下雨天还是晴天了。

  小时候,大伙儿都爱欺负他。他一哭鼻子,满脑袋卷发全都支棱起来,跟个毛刺猬一样,有点好笑。他妈本来不是个很凶的人,不过有天实在气不过,就站在当街,撸起袖子,叉着腰,摆开阵势,足足骂了一个钟头,整条街都被那气势震住了。打那以后小孩们都不敢惹他了,不过还是没什么人爱跟他玩。

  他老子出了名的爱赌,每次把刚发的工资输干净,就回来把儿子揍一顿,却从来没被电到过,因为自己就是个电工。那时候查电表的人老觉得不对劲,怀疑他们家偷电,可是怎么查也查不出毛病。我们家用得省啊。他老子说着,往屋里一指,一个小娃正坐在小板凳上,在大板凳上一边抹眼泪一边做作业,左手缠着一根儿电线,一直连到头顶的灯泡上,灯泡忽闪忽闪的。

  那年头流行特异功能表演,他也上了几次电视,到处表演人体发电,在我们县轰动一时。不过后来大家看腻了,他就又成了平常人,上节目赚的那点钱,也都被他老子输光了。

  中学那几年,雨水特别多,一年有半年在电闪雷鸣,估计是这哥们的潜能被激活了,所以有一阵长得特快,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闹急眼了,一抬手能撂倒一个大人,于是就没人敢动他了。他老头儿因为偷厂里的东西,偏又赶上了“严打”,被判了二十年。于是他成了个小混混,招猫逗狗,打架斗殴,伤了不少人。人家找上门来,说要去公安局说理,他妈好说歹说,作揖下跪,最后赔了不少钱了事。

  眼瞅着他不是个念书的料,他妈就到处跟人借钱,送他去一个技校学厨师了。没半个月就把老师给电了,让人开除了。回家之后,他就在以前上过的小学门口摆了个摊儿,专卖煎饼果子。小朋友的钱好赚,铁板鱿鱼、冰粉凉虾、酸辣鸭血、糖炒栗子、冰糖葫芦……小推车们排成一长串儿,十八般武艺争奇斗艳。这哥们有自己的绝活:一抬手,电光一闪,咔嚓一声,一份闪电煎蛋就做好了。“哇塞!”小朋友们看呆了,一起鼓掌。他挺高兴。

  吃过的人都说,那味道真特别,有种说不出的焦煳味,配上松脆的油条,让人欲罢不能。他的名声从县里传到了市里,市电视台的一个美食节目还跑来拍了他。于是生意大好,每天放学下班,总有好长的队伍等着吃他的煎饼果子。就连城管吃了,也竖起了大拇指,说要给他介绍对象。

  那两年他攒了点钱,买了两条金链子,一个金戒指,还真娶了个媳妇儿。虽说是乡下来的,人倒也还算俊俏,没多久就生了个儿子,他妈可高兴坏了。

  他媳妇儿说,你不能摊一辈子煎饼啊。可我这手艺是独门绝活,没法传授,开不了连锁店啊,他嘴上这么说,心里知道自己更喜欢一个人在街头摆摊儿,享受小孩儿们的崇拜眼光,得了空,还能发发呆,看看人来车往,想想过去现在,等着秋去冬来。

  日子比从前顺心些,放的电也就少了。有几次他抬起手,又放下,左摇摇,右晃晃,运气凝神,挤眉弄眼,愣是憋不出一个屁,排队的人不耐烦了,他面红耳赤。

  后来他还是撤了摊儿。夫妻俩开了间化妆品店,男人进货,女人看店。生意红火了一阵,后来也许是因为经营不善,也许是因为风水不好,又也许是因为老板娘打扮得太前卫,正经的妇女同志们看不惯,背地里说三道四,总之,他们家的生意就不太景气了。孩子一天天长大,吃穿用住,哪样不要钱?生活就渐渐困窘了起来。有时候我们去他家买肥皂,女人眼睛肿着。别看她瘦瘦小小,听说闹起也是很凶,婆媳俩对骂起来那也是地动天翻,寻死觅活的。

  有一天,这哥们去城里进货,回家一看,操,媳妇没了。后来才知道,是跟人跑了。那人是大城市来的,偶然路过这里,进去买了包纸,两人就对上眼儿了。啧啧。

  那天晚上,彩霞漫天,店铺门窗紧锁,里面雷声阵阵。哗啦啦的水声响了一夜,不知是局部降雨,还是有人流泪。

  这事儿够念叨好一阵,但也很快就不再新鲜,被大家忘记了。

  男人关了铺子,又卖起了煎饼果子。

  他不再放电了,做出的煎蛋也又老又咸,没了从前的风味,就像一去不返的童年,徒剩一点渺茫的回忆。

  幸好,小孩子的钱永远是好赚的,还能应付得下去。和很多人一样,最后他也长成了一个胖子,一脸络腮胡,过上了庸常的小日子。

  旧城要改造,小学迁到了新城区,门口也不让摆摊儿了。城管们比从前认真负责,每天严肃活泼地追着小贩儿们满街飞跑。

  想着没着落的将来,他心里闷闷不乐,跑到城里去散心。他下了个馆子,吃了顿好的,然后瞎走一气,一路读着电线杆子上的招聘广告。走到一个学校门口,正赶上放学。他站在路边出神,盘算着房子要是拆迁,兴许能补贴几个钱儿,要不然……突然,一阵骚乱和哭声,有个人正拿着刀在孩子中横冲直撞。胖大叔飞身一跃,在半空中甩出一个掌心雷,着地后一个扫堂腿,将那凶徒干翻在地。

  这段视频在网上疯传了好久,不过录像的人用的是山寨手机,不咋清楚,大家都没看见那道闪电。记者问他是不是练家子,他憨厚一笑,说小时候喜欢打架。

  这哥们又成了名人。一个民营企业家奖励了他几万块,还请他当了保安。

  如今他还清了大部分的债,每天上上班,喝喝小酒,看看报纸,盼着涨工资。他儿子没妈管,也是个不争气的货,整天逃学去网吧打游戏。可奶奶护着孙子,不让打孩子。他想,算了,只要不干坏事,随他去吧,万一打成世界冠军呢?自己小时候也没强到哪儿去,现在不也这样过完大半生了吗?别人看不起我,我不能看不起自己。再说我靠自己本事挣钱养家,凭良心活着,不亏欠谁,还上过几次电视,你们凭什么瞧不起我?

  谁知,那小子有天鬼迷心窍,从家里偷了钱去买装备。偷鸡摸狗,这还了得!他脑筋暴跳,手心发痒,就扇了儿子一个大嘴巴。

  Pia!这一个闷雷糊过去,不知是把哪根儿不对的筋给接上了,那小王八蛋居然神奇地开窍了,第二天就给他考了一个一百分。

  期刊架位号[5849]

  (摘自《花城》 2017/06 文 飞氘)

责任编辑:综合阅览部编审

相关新闻

  • 简短,但完整的故事(节选)(2017/12/25)
  • 花开谁家(2015/09/15)
  • 金图沙龙之“小说的可能性”
  • 照片去哪儿了 (2017/03/03)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