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马会战:“战神”汉尼拔的唯一败绩(2017/09/29)

  期刊架位号[1109]

  被誉为“西方四名将”之一的迦太基军事统帅汉尼拔,终其一生几乎都在对抗罗马。在他数十年的戎马生涯中,屡屡以弱胜强,击败纪律严明、令人生畏的罗马军团。坎尼之战,更创造了战争史上无与伦比的军事艺术典范。但由于迦太基民族性总体相对软弱和体制的痼疾,罗马的实力逐渐恢复。公元前202年,对阵罗马名将西庇阿的扎马战场上,汉尼拔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遭遇败绩。

  作战背景

  迦太基和罗马都是有着深厚积淀的文明古国,为争夺地中海霸权,两国间爆发了绵延百余年的布匿战争。第一次布匿战争,战败的迦太基被迫接受了苛刻的和约。第二次布匿战争,迦太基天才统帅汉尼拔横空出世,他出敌不意率军翻越阿尔卑斯山,直捣罗马腹地,连战皆捷,在公元前216年的坎尼之战中,更赢得名垂史册的辉煌胜利。尽管如此,惨败的罗马并未一蹶不振,凭借先进的兵役制度和坚韧顽强的斗争精神,罗马人竭尽全力守住意大利中心地带。随后,罗马军队改变以往针锋相对,硬碰硬的战术,依托坚固城市收缩固守并积极袭扰汉尼拔的补给线,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一场坚壁清野的消耗战。汉尼拔虽然在意大利南部又打了一些胜仗,但迦太基统治者们唯恐其功高震主、尾大不掉,不愿为之提供有力支援。缺乏攻城器械和援军的汉尼拔始终无法实现向罗马城进军的夙愿。

  此时,一颗罗马将星冉冉升起。在坎尼之战中侥幸逃生的罗马贵族中,一个名叫西庇阿的20岁青年,短短数年便成长为一位杰出的军事家。公元前206年他将汉尼拔的胞弟马戈率领的军队逐出伊比利亚,罗马从此牢牢控制该地。这场胜利为他赢得了声望,并在公元前205年当选为罗马两位执政官之一。

  西庇阿以敌为师,仔细学习汉尼拔的战术,取其所长为己所用。公元前204年,西庇阿率领近3万步、骑兵登陆北非,直取迦太基本土。经过近两年的浴血苦战,西庇阿粉碎了迦太基及其盟友的多次进攻,终于站稳脚跟,赢得北非大陆的主动权。迦太基邻国也曾是其重要盟邦的努米底亚转投罗马,为西庇阿大军增添了至关重要的精锐骑兵。

  大军被歼、盟邦沦丧的不利处境令迦太基元老院慌了神,急召汉尼拔回师保卫本土。继续攻打罗马城的希望已经破灭,汉尼拔率军踏上返程。公元前202年春,汉尼拔大军回到北非,准备对决西庇阿。

  双方布阵

  汉尼拔的军队包括跟随他征战多年的20000名意大利军团老兵及其胞弟马戈军团的残部万余人(多为利古里亚和凯尔特雇佣军),又会合了一支亲迦太基的努米底亚部落骑兵2000人和数千马其顿步兵,组成了40000余人的大军,还有80头战象。虽然人员复杂,但有战象助战和老兵压阵,气势浩大。唯一不足是,骑兵力量太弱,总共3000人。

  罗马军步兵只有30000人,但骑兵则包括2500名罗马骑兵和4000名努米底亚骑兵,数量是对手的两倍多,这是西庇阿的一个重大优势。汉尼拔此前的征战生涯中,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发挥骑兵优势,从两翼包抄敌军。而这次,骑兵数量和质量优势都不在迦太基,但他已别无选择。

  公元前202年10月19日,迦太基军队率先在扎马战场布阵,他们面向西北摆下阵势。汉尼拔将80头战象置于最前沿,希望这些巨兽能够冲乱罗马方阵。在这幅壮观的自然生物画卷之后,是分成三列横队的迦太基大军,第一列是马戈部的12000雇佣兵,第二列是汉尼拔刚征募来的新兵和马其顿步兵,人数也是12000,第三列则是压箱底的2万精锐,这是跟随汉尼拔东征西讨所向无敌的非洲老兵。数量有限的骑兵按常规部署在两翼,1000名迦太基骑兵居右,2000名努比底亚骑兵居左。

  罗马大军也很快开进战场,面向东南布阵。西庇阿同样布了三列横队,第一横队是10000青年兵,第二横队是10000壮年兵,第三横队是10000精锐老兵。2500罗马骑兵位于左翼,4000名努米底亚骑兵位于右翼。

  一决高下

  汉尼拔率先出手,投入全部战象,向罗马军团发起冲击。罗马人第一次在战场上看到这种巨兽时异常惊恐,但现在,西庇阿的部队已做好充分准备。迦太基战象逼近后,罗马军阵中数百号手突然鼓足腮帮子吹响号角。尖锐的噪音如此突然和强劲,很多战象被惊得不知所措,没等它们适应噪音,罗马投枪兵不失时机地掷出大量投枪。恐怖的号角声和密集的标枪攒射令许多战象抓狂,四下乱跑,有的甚至掉头冲向己方骑兵阵营。

  迦太基骑兵本来数量就不多,素质也参差不齐,突然遭到战象冲撞,顿时陷入一片混乱。战马长嘶,大象狂吼,和着罗马的号角声,犹如一曲滑稽的动物狂欢曲,汉尼拔不禁一声长叹。西庇阿的骑兵当然不会错过良机,他们趁势发起冲锋,轻松击败汉尼拔两翼的骑兵,将对手逐出战场并全力追击。

  部分战象没有掉头逃跑,在赶象人的驱使下继续奔向罗马方阵,但聪明的大象也会本能地躲避危险,西庇阿预留的那些通道此刻体现了作用,战象们不约而同、急不可耐地从这些通道穿过战场。罗马方阵安然无恙。两翼骑兵失利和战象战术失灵并未令汉尼拔丧失信心甚至束手无策,相反,他仍然气定神闲。战局的发展基本在他预料之内。战象虽然未能建功,但只要骑兵能引开对手,他就可以用自己手中强大的步兵击败罗马军团。

  下面,到了步兵决战的时刻了。

  西庇阿向他的第一横队发出进攻命令,罗马青年兵们冲向了迦太基雇佣兵们。一番恶战后,后者的队形开始松动,凯尔特人和利古里亚人退向第二列。为防止这些雇佣兵冲乱己方阵线,汉尼拔命令二线士兵投枪阻止他们退却。汉尼拔虽然为人宽容,但慈不掌兵,在战场上他的冷酷严厉不输于任何一位常胜将军。他的目的就是用前两线步兵消耗对手,为最后决胜奠定基础。激战良久,迦太基一线步兵终于不支,剩余士兵绕过后排战友败退下去。二线步兵正式发力,立刻挡住罗马青年兵的冲击,又一场殊死搏杀开始了。不久,西庇阿投入了他的第二横队壮年兵,他们的加入压垮了迦太基二线步兵;汉尼拔的王牌终于登场了。第三线老兵雄壮前进,声势逼人,精锐程度远超前两线士兵。西庇阿急忙投入自己的三线老兵。

  这场战役截至此前,都是罗马人占上风,但久经战阵的迦太基老兵加入战斗后,形势立刻逆转。迦太基老兵直扑罗马中军,连西庇阿的精锐也抵挡不住。更糟糕的是,西庇阿的骑兵追击敌人仍未归来,如果骑兵再不出现,罗马步兵很可能被击败。

  西庇阿不愧是罗马名将,面对危机他冷静下达了暂停命令,召回罗马步兵,重新调整了阵型。将一线青年军的战线缩短,加大纵深,延长承受攻击的时间。另一方面,他疏散了二线和三线的兵力,让投枪兵的实力能在空隙中全面发挥,进一步消耗和迟滞对手,争取时间,等待骑兵归来。

  汉尼拔也停顿了一下,没有命令三线精锐全力追击。这个停顿看似不无道理,因为战况惨烈,两军间布满层层叠叠的尸体和残肢断臂,鲜血浸透了土地,使得战场泥泞不堪,湿滑无比,对步兵作战构成严重障碍。汉尼拔希望把战场清理完毕,用一个压倒性的冲锋,干脆利落地赢得胜利。然而战局发展证明,这个停顿成了汉尼拔的致命失误。西庇阿的停战调整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骑兵归来,汉尼拔的配合正中其下怀。

  就在汉尼拔踌躇满志地清扫完战场,即将发起冲锋之际,远处地平线上烟尘卷起,罗马两路骑兵双双返回。扎马会战决定性的时刻到了,罗马和努米底亚骑兵冲击迦太基军后方和两翼,受到鼓舞的罗马步兵也士气大振,停止退却,全力进攻。尽管迦太基老兵英勇无比,但后背和左右遭到小股而锋利的骑兵切割,正面又承受着罗马步兵和投枪手的猛攻,腹背受敌的汉尼拔大军终于崩溃。

  扎马会战以罗马军大胜告终,西庇阿仅伤亡2500人。迦太基大军战死2万,被俘2万。汉尼拔仅带少数亲随逃离战场。

  战役点评

  扎马会战是“战神”汉尼拔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被打败。因为这场大捷,西庇阿赢得了“征服非洲者”的美誉;因为这场惨败,迦太基不得不接受比第一次布匿战争失败时更苛刻的和平条约,历时17年之久的第二次布匿战争落下帷幕。罗马从此在地中海地区确立了无可争议的霸权,再没有别的城邦部族敢质疑其雄风、挑战其地位。扎马会战对整个西方世界的历史产生了重要影响。综合分析,西庇阿取胜的原因包括以下方面:

  先进的兵役制度和顽强的斗争精神是罗马取得最后胜利的前提

  第二次布匿战争初期,迦太基远征军在天才统帅汉尼拔的统领下取得一系列辉煌胜利,尤其在坎尼之战中创造了以少胜多围歼强敌的奇迹。那场战役令罗马丧失了五分之一的青壮年,贵族阶级更大为凋零,参战的全体军团将领及绝大多数百人队队长均壮烈殉国,由于很多罗马参议员同时也是军队将领,坎尼之战结束后,罗马元老院300个席位竟出现了177个空缺。但坚韧顽强的罗马人没有就此萎靡不振。初期的罗马以公民兵役制,作为其军事制度的基础。凡年满十七岁的成年男公民都有服役义务,公民平时务农、战时应征,兵农合一。罗马政府极力倡导全民族的尚武精神。公民无论平时还是战时都得接受艰苦的训练。不仅提升他们的体能和技能,更重要的是培育他们的战斗精神。公民兵役制在罗马延续数百年并发展完善,从而将整个罗马民族纳入战争轨道,罗马共和国变成一座庞大的军营,为罗马兵团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优质兵员。战场上的惨败反而激发罗马民族的同仇敌忾,踊跃参军。相反迦太基民族有点类似一战和二战期间的犹太民族,擅长经商贸易,不喜欢从事艰苦危险的军事活动。在迦太基军队中,迦太基人仅占5%左右,绝大多数是雇佣军,所以整个军队的士气、荣誉感、献身精神、配合意识都远低于罗马军团。甚至可以说,没有汉尼拔的指挥,迦太基军队就是一帮乌合之众。汉尼拔得势遭到当权者的忌惮,生怕他胜利后会回到迦太基夺权,因此不给其提供援助和补给,远征军在意大利只能靠劫掠搜刮维持,导致民怨极大寸步难行,失去了彻底颠覆罗马的绝佳机会。

  避实击虚的战略方向选择和纵横捭阖的外交攻势赢得了战场主动

  拿破仑说:“对统帅而言,正确而准确的眼力比诡计更为重要,更为有用。”战略思维是总揽全局的思维,战略方向选择最能体现统帅的战略指导能力。西庇阿以敌为师首先学会了汉尼拔避实击虚、直击要害的战略。罗马大军登陆北非攻击迦太基本土,几乎是十几年前汉尼拔绕过地中海,避开罗马海军,翻越阿尔卑斯山攻入意大利的翻版。迦太基只有汉尼拔一位天才统帅,别的将领都不是西庇阿的对手。不到两年时间,远征北非的西庇阿就粉碎了迦太基及其盟友的多次进攻,不仅赢得北非大陆的主动权,而且几乎打到了迦太基城下。“围魏救赵”立竿见影——迦太基元老院急召汉尼拔回师保驾,罗马的直接威胁终于解除了。战略服从服务于政略,也离不开政略的支持。战场制胜的功夫有时亦在场外。西庇阿虽然年轻,政治才能却也很不简单。征战北非的过程中,他运用胡萝卜加大棒的软硬两手,居然分化瓦解了迦太基重要盟邦努米底亚,后者转投罗马阵营并为其提供了大量精锐骑兵。汉尼拔最擅长的步骑配合,两翼包抄战术失去了力量基础。骑兵力量此消彼长大大改变了迦太基与罗马军队的实力对比,反而成为扎马会战中西庇阿战胜强敌的“杀手锏”。

  灵活机动的排兵布阵和机敏睿智的战场停顿在决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尽管罗马一方拥有政略和战略上的优势,掌握了战场主动,但扎马会战前,西庇阿对阵的汉尼拔毕竟是一位战无不胜的天才统帅,想击败这样一位传奇人物决非易事。西庇阿对汉尼拔非常推崇,对其性格、战法、谋略等都进行了深入研究,尤其对迦太基军队特有的战象战术悄悄部署了应对之策。扎马会战前,西庇阿的排兵布阵跟汉尼拔非常相似,看上去甚至就像学生跟着老师做。但实际上,他不动声色地作了细微调整:他没有采取传统各横队中的大队彼此错开站位的”棋盘阵”,而是将各横队中大队的位置前后对齐,这样就给对方即将发起冲锋的战象预留出可以穿阵而过的“通道”。另外,他还在步兵阵中隐藏了数百名号手和投枪兵。事实证明,这些措施非常有效。决战中汉尼拔第一拨声势浩大的战象攻击被罗马军团轻易破解,非但没给罗马军队造成损失,反而冲乱了本就弱小的迦太基骑兵,为汉尼拔的失败埋下伏笔。激战中,当汉尼拔投入精锐的三线老兵,罗马军团眼看抵挡不住的危急关头,西庇阿的战术停顿堪称机敏睿智,不仅巧妙打断了对手的攻击节奏,更为骑兵返回加入战斗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如果没有这个停顿喘息和,调整拖延,即便最后能够击败汉尼拔,罗马军付出的代价无疑也会高得多。

  在扎马战场上汉尼拔输了,然而从另一层意义上看,他并不完全是失败者,因为教会西庇阿掌握制胜精髓的,恰恰是汉尼拔。

  期刊架位号[1109]  

  (摘自《军事史林》 2017/09 文 张晕 赵善浩)

责任编辑:zhyl2

[关闭窗口]